暂缓砂拉越返校日 黄培根吁州政府行使自主权

1460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怒斥,砂拉越州政府必须行使砂拉越的自主权以暂缓砂拉越州内的返校日。

他说,目前砂拉越,尤其是诗巫的疫情未稳定及好转,而教育部却在此时贸然要求全国各地的学子从3月1日起陆续返校的决定是极不明智的。

“疫情未在砂拉越爆发之前,砂拉越内的学校就已经关闭并采用线上教学。然而疫情还是因为州政府的居家隔离政策而爆发了,今天砂又創單日新高的353確診人數,现在想要开放学校?疫情肆虐的现在有多少家长能安心的送孩子回学校,又有多少教职人员有信心能够控制以及照顾好校内的安全?”

他表示,有许多学校,教师以及家长们都为了做网课的准备而做出了许多付出,而联邦政府也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拨出了1亿5千万令吉为有需要的学生购买线上学习设备。

“虽然目前还没看到任何关于这些设备的消息,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政府是有意推行线上教学的,而许多教师家长也为了添购所需的设备而做出了许多的开销。但是政府却突然要求学生们从3月开始开始返校,那么校方以及家长们的装备和花费是否都白费了? 难道教育部都没一个详细的规划,而是临时做出决定的吗?”

他补充,砂拉越因为有着庞大的面积,而许多郊区的学子都必须到寄宿学校留学。而在此时要求学生返校只会使砂拉越的疫情进一步的恶化。

“在寄宿学校中,学生们都居住在一起,而想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持社交距离和安全几乎是天方夜谭。就如在马拉端政府中学只有不到一百位學生寄宿就已经有超过幾十位学生确诊了。难道砂拉越州政府又想要等到另一个感染群的爆发才会睡醒吗?”

他表示,现在要求学子们返校开课是十分不明智的,而相信许多学校并未拥有足够的人力和资源来确保校内的安全。

“市内学校的学生人数都轻松破千,每一班的学生人数最少都25人,又有多少学校有足够的空间能确保学子之间将有最少1公尺的间隔呢? 而校方又是否有足够的人力和资源去随时监督以管理校内的秩序和安全呢?”

“我们的国会议员已数月未出席开国会。但是教育部却要求全国数十万的学生和教职人员返校开课,这是什么逻辑? 无论教育部现在给出怎样的标准作业程序,相信人民都无法信服。因为就是超过一年的监督不足才导致我国的疫情至今未受控。”

他说,在与疫情对抗了超过一年后,新冠肺炎的疫苗终于抵达我国,而政府应等到疫情受控而稳定之后才要求学生返校,而并非仓促作出决定。

“疫情爆发了超过一年而疫苗终于抵达我国,而相信国内疫情也将会好转。相信国内的疫情在接下来的数个月终将受控,而到那时开放学校才会是一个较好的决定。学校已实行网课数月,不应该在最后的关头突然放弃线上教学并强制返校。”

他批评,不仅是反对党,有许多中立以及专业的人士也都认为目前砂拉越疫情情况并不乐观,不应该现在要求学生返校上课,而州政府不能继续“静静”并推卸责任。

“教育固然重要,但是却没生命来的可贵。就算联邦政府贸然决定强制返校,州政府也必须展示自身的自主权并展缓砂拉越内的返校。砂拉越的疫情已经因为早前的居家隔离政策而爆发,州政府不可以再重蹈覆辙,必须在这件事上做出正确的决定。”

“州政府不能够以一句“教育属于联邦管辖之下”就推卸责任,置身事外。砂拉越有着自己的《公共卫生法令》,因此有权为砂拉越的抗疫做出自己的决定。而州政府也将抗疫的管理权交给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因此他们是绝对有权利要求联邦教育部展缓砂拉越的返校日。而若州政府不敢在此时行使砂拉越自身的权力而对联邦教育部的决定不闻不问,那砂盟不仅是罔顾砂拉越学子的性命,更不配领导砂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