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作业程序让民众混淆 俞利文促以警报级别系统取代各种行管令

388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认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应带头引入一项明确且具体的“警报级别系统(alert level system)”,来取代现有令人混淆的“行管令/有条件行管令/复原式行管令”,以确保民众更好的遵从防疫准则,进而打破传染链。

俞利文是针对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日前公布将砂拉越的有条件行管令延长至5月17日,并针对不同地区更新其标准作业程序事宜,发表上述看法。

俞利文发文告指出,尤其在当前砂拉越确诊案例高居不下的情况下,本身虽然支持当局严格把关的举动,但是不断变更的防疫措施和各地区不同的标准作业程序却互相矛盾,引起民众甚至经商业者的困惑。

他表示,打从一开始民众就一直谨守标准作业程序,只不过朝令夕改的防疫措施导致他们混淆,他们需要更多的确定性和明确性。

此外,正因为政府本身的标准作业程序如此混淆,所以政府就不该把矛头指向民众,责怪他们不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俞利文说,国家若能采用更清楚、更具体的“警报级别系统”来应对疫情将是最好不过,不然就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可以带头透过《联邦宪法》第九附表的共同列表,即联邦和砂拉越共同责任,行使砂拉越在公共卫生管理的主权来引入此项级别系统。

他披露,目前的问题是,政府只是在“美其名”现有的疫情管制令,尤其砂政府公布延长有条件行管令,但不同地区却有各自一套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例如古晋目前的有条件行管令标准,与美里、民都鲁、甚至诗巫的有条件行管令是略有不同。同时,现在所落实的有条件行管令标准也不同于与去年实施的有条件行管令,虽然名称相同。

相比之下,“警报级别系统”就显得更加明确且具体,其中为每个警报级别制定明确的标准作业程序,例如级别1、级别1a、级别2等,以此类推。

一旦每个级别都制定了相关标准作业程序,政府在必要时候只需针对不同地区公布级别警报,民众就按照级别遵守相应的标准作业程序。

有关级别警报系统将基于特定的参数,包括传染率、阳性率、医院的压力和死亡率等进行分级,然后政府可以根据这些细化的数据来针对每个地区分级,并向民众通报。

俞利文表示,他自去年以来就一直在国会上推动有关举措,旨在减少不必要混淆和标准作业程序上的相互冲突,让民众可以更好的遵守防疫准则。同时当局亦应加强执法以提高民众对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的意识,但执法的意义必须是具有教育意义,而不是惩罚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