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气经济发展成本費用高 俞利文促阿邦佐重新考虑

64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敦促首长阿邦佐哈里重新考虑其进军氢气经济发展的方向,并清楚且透明化向人民展示整个氢气经济项目可行性研究和成本效益的分析,包括多种功能加油站,即提供汽油、氢气补给站及电动车充电站的建设。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为了说服砂州子民,身为政府领导人有义务向砂州子民展示所有必要的发展讯息,让人民可以针对发展项目进行审查,避免政府在不必要的大型项目上耗费资金。长期下来,最终却给砂州带来巨大财务负担。

他补充,首长日前推展的多种功能加油站项目,尤其在多个高压充电口的顶部同时放置两种不同的高度易燃材料,不仅存有安全隐忧,也没有考量到对用户的实用性。

此外,电动汽车是需要很长时间进行充电,这对车主而言,将电动汽车停放在加油站充电,等过了一段时间再前来取车,显然是不切实际的。

俞利文表示,现在问题是在于整个氢气经济本身的经济可行性,尽管砂州拥有丰富的水力发电和水资源,但世界上超过95%的氢气是通过蒸汽甲烷重整(SMR)生产的,这也是目前最经济的制氢方法,成本约1.40美元。而阿邦佐所经常建议通过电解方法制氢,其成本是3.00至3.30美元。

他指出,相较于蒸汽甲烷重整的85%效率,电解水的效率只有70-80%。电解产生的氢气至少需要55 kWh的电力,而根据砂能源公司汇率,换算成每公斤氢气是RM16.50。

此外,将氢气压缩储存,以及为燃料电池汽车(FCV)加油则需要额外的15 kWh,相当于每公斤氢气是RM4.50;而运输和分配压缩氢气则需要每公斤RM4.41。

由此可见,从电解、压缩氢气、再到运输和分配氢气,每公斤氢气成本估计是RM25.41。

他举例,以砂州政府拥有的Hyundai Nexo纯氢燃料电动汽车每辆价格大约30万令吉,燃料缸容量6.3公斤,每添满一次就要超过160令吉。

然而,这个价格并不包括油站利润率、资本、营运和维护成本,这意味每一次添满就要高达200令吉。显然使用氢燃料汽车不仅超出了大部分砂拉越人的能力范围,也承担不起氢气燃料的加油费用。

俞利文还说,制氢方法本身不仅在经济上不可行,氢气的压缩储存、分配和补给方面的维护成本也不便宜。

他指出,氢气是宇宙中最轻的元素,密度为0.08988g/L。为了方便以液态形式存储新一代燃料,需要在最高700bar的高压罐中将氢气冷却至-252.8°C的低温。这些极度的温度、压缩储存、和分配的氢气基础设备在安全操作及维护成本上是非常高,并且需要拥有极高的专业知识。

由于考量到上述种种因素,俞利文质问阿邦佐和砂州政府与其迈向氢气发展,州政府何不着眼于电池技术和电动汽车(EV)的投资,尤其是砂州已拥有大量的再生能源,70%以上是水力发电,而且电动汽车也可以随时随地的使用电网轻松进行充电,所以州政府无需投资昂贵的氢气基础设备和分配网络。

俞利文强调,尽管砂州拥有大量资金或储备金,但不意味着可以把钱花费在对人民没有成本效益的项目上,尤其透过推动大型发展项目就只为了致富一些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