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奸大帽勿乱扣 社区领袖应看整体再定论

174

“拉曼大学拨款不落到马华手上等于砍拨款?”

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针对社区领袖甲必丹陈贻贤近日在报章上的言论表示不感苟同,甚至认为其个人论点过于武断。

众所周知,国内各大中文媒介学院或大学如新纪元、南方、甚至拉曼,在希盟时期下都获得拨款。更遗憾的是马华那套“砍拨款”论竟然成功误导了部分民众。

他说,希盟执政期间,白纸黑字注明将钱拨给拉曼校友会以协助学子和改善行政福利。这举措正是沦社区领袖口中的“砍拨款”,仅仅是因为钱没通过马华拨到拉曼身上。打压拉曼该从何说起。

希盟更是在执政后就开始落实全国独中制度化拨款而且逐年增加。反观人联党连同砂政盟联手篡位后,这些拨款归零民众应作何感想?

拉曼的拨款仍旧给到拉曼,只是不归马华所管。但独中拨款完全归零,这些有份参与国盟的代议士和父母官是否都难辞其咎,包括人联党和砂政盟的十数位。

更甚,砂拉越当年本也该有个拉曼。人联党说“有冠勋,有拉曼”想必甲必丹并不陌生。可如今砂拉曼遗址仅剩杂草丛生。不知这是否是砂政盟各党因个人私欲在打压拉曼的发展呢?

陈祥智认为,希盟两年下来对华教落实的举措还要行动党背上典当华社权益和汉奸的指责,这就过了。陈贻贤应先比较一下整个大概念再下定论,并且身为晋汉连省华总时势主任的他更应该中立的看待事实而非为了护主就直接一个大帽就此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