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桂贤空有3亿3千万拨款 却无从解决石角人5大问题

524

沈桂贤声称他在2016年至2021年期间为石角争取了3亿3000万令吉的拨款,不过,他没有为石角人民解决他们所面对的5个主要问题,包括:

  1. 自希盟政府在2020年2月倒台后,人民的生活开销不断上涨。通膨率从希盟执政时期的1%上升到如今的3%。换句话说,目前的物价上涨率比起希盟时代高出三倍。 不仅日常生活必需品及食品价格大幅度上涨,石角区许多农民必须用到的肥料和除草剂的价格也高涨。
  2. 尽管他在2016年的竞选宣言中作出承诺,一旦中选会解决石角的塞车问题,然而,自2016年至今,塞车问题不仅没有获得解决,反而更加糟糕。
  3. 沈桂贤声称政府拨出2亿2300万令吉拨款提升排水系统,但石角依旧出现水灾问题。到底钱用在哪里?
  4. 石角的网线很慢,也很差,而且石角有许多地区甚至没有网线,导致学生无法在家上网课。
  5. 政府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来刺激经济和帮助商家,商家生意难做。

问题是,沈桂贤在他所谓的“成绩单”中所列出的工程都是很表面的,只是为了要帮他建立形象和宣传,却未能解决石角及砂拉越人民所面对的根本问题。

我举个例子,沈桂贤是砂地方政府和房屋部长。然而,在他整整5年的任期内,石角区并没有兴建政府组屋或中价或廉价房屋。作为房屋部长,在其5年任期内,他所做的就是花300万令吉在石角维修残旧房屋,以及花56万2000令吉来维修短廊花园(RPR Tondong)组屋。

当房屋部长没有兴建新组屋或中价及廉价房屋时,人民就被迫购买由私人发展商兴建的房屋,但这些房屋对于中下薪资阶层的人民来说根本是无法负担得起。

根据他的成绩单,他身为部长的第二个失败例子是,他在过去5年花费3400万令吉来提升及维修道路。当石角居民面对着严重的塞车问题时,难道这就是地方政府部长所能做的?

道路提升及维修是地方议会的工作,而不是部长。地方政府部长的工作是城市规划。

然而,在他整个5年的任期内,他甚至无法推行任何工程或计划来舒缓石角路的塞车问题。

问题是,沈桂贤身为部长,他在做地方议会的工作,而不是在做部长的工作,更糟糕的是,他还为此感到自豪。 这就是为什么尽管他声称为石角争取到3亿3000万令吉的拨款,但人民面对的5大问题并没有获得解决。

至于在哥打圣淘沙区,在过去的 5 年里,我们有1座架空大道已完成,在朋尼逊路也有另2座架空大道即将完成。虽然这些道路也是面对塞车问题,但至少交通使用者可以在大约几个月后看到曙光。

最后,他声称在2016年至2021年期间为石角争取3亿3000万令吉拨款,表面看来这数额似乎很大。但是,如果以砂拉越的预算案来看,石角获得的拨款还是低于平均水平。

砂政府在2016年至2021年的开支如下:

 2016 — RM55亿6300万令吉
 2017 — RM57亿500万令吉
 2018 — RM57亿8100万令吉
 2019 — RM103亿9000万令吉
 2020 — RM104亿800万令吉
 2021 — RM98亿3200万令吉

砂政府从2016年至2021年的总开支拨款为476亿7900万令吉。扣除10%用于支付公务员薪资,剩余的开支拨款约为429亿令吉。

若将这个数字除以82个州选区,每个选区将获得5亿2300万令吉。然而,尽管沈桂贤非常自豪的声称能够争取更多的拨款,但他的成绩单显示出他只为石角争取3亿3000万令吉拨款,少了1亿9300万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