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瑶瑟糾正历史 揭露人联党7大谎言

332

而来,天天都在报章看到人联党接班的领导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鼓吹本土党忠贞护砂自主权,砂州行动党又如何卖砂,孰是孰非,难解难分,致使人民对履行公民义务的投票选政府意兴阑珊。

因此,行动党元老沈瑶瑟认为,有必要提供正确的历史记载,帮助人民辨别是非善恶,揭露人联党的似是而非的言论,认清谁是谁非。

谎言1:MA63和砂主权课题

人联党一直指控砂行动党只顾西马,不护砂自主权。但,事实证明,行动党是第一个政党,联合当年的民联,列捍卫MA63和砂主权为其政治斗争的议程,那即是民联于2012年9月16日在古晋宗林园所公布的“古晋宣言”。这是各大报章都有记录的。当时,人联党还是以泰益玛目马首是瞻,连“自主权”这3个字都不敢提。

行动党更于2014年10月26日推展其“民都鲁宣言”,提出修改宪法条文,将教育和医药主权归还砂拉越。 这是砂拉越政党首次正式提出教育和医药自主权。 之后,当时的砂国阵在已故阿德南的领导下,这才展开了争取医药和教育自主权的议程。

但,遗憾的是,经过了将近10年,从之前的砂国阵到换了新装的砂盟,连续扮演了数届联邦政府的“造王者”,却在针对此问题都只是在旁敲侧击,没有直接了当的促使联邦政府修改宪法归还教育医药自主权。人联党主席更是不断在报章宣布要争取教育医药自主权,但却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就以最近有关在校园组办“巴勒斯坦团结周”节目的政策,虽然砂盟在砂拉越有关学校管理方面已有一定的权利,但却对此政策却不表态,人联党看土保党领袖没表态也就不敢第一时间反对。反而是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在和联邦教育部交涉之后,第一位公布砂州学校对巴週课题有自由选项。

须知,人联党自国阵1974年成立至2018年希盟执政,都是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成员党之一。从砂拉越于1974年将砂拉越的石油开采权拱手让出给联邦政府、1976年将砂拉越贬为13州之一、80年代,在砂州全面取消英语为媒介语教学,至2012《领土海域法令》将砂州的海域从原本的12海里减至3海里,人联党都有份参与支持。

因此,真正“卖砂”的罪魁祸首或帮凶是人联党。如今其却已谎言恶人先告状,污蔑行动党。

这一切都有报章新闻、国会记录可佐证,人联党诬蔑“砂行动党不会为砂争权益和自主权”,是违背良知的谎言1。

谎言2: 行动党壮大伊斯兰党

人联党不断指责行动党2008年和伊斯兰党合作,壮大伊斯兰党。这似是而非的言论,模糊混淆事情发生的时间点,以目前极度的伊斯兰党和过去2008年开明领导的伊斯兰党相提并论,歪曲历史。

2008 年5月9日,行动党、公正党和伊斯兰党联合组成民联。 当时,伊党在聂阿兹为首的开明派领导下,主张以福利国取代回教国,认同民联所主张的反対巫统政府霸权、腐败和贪污为第12届国选的竞选宣言。

也因为有这民联的成立,2008年308 的全国选举,在野阵线能够欣起政治海啸,让巫统失去了西马5州的执政权,民联成功执政雪州、槟州、吉兰丹、霹雳州和吉打州。民联政府在执政期间,大刀阔斧做出多方面政策新的改革,坚持不分种族、减少平穷、停止国阵不公施政和坚持捍卫马来西亚世俗国体制。因为有行动党的坚持,才幸免发展为没有反对党的独栽国家。连马华前总会长林良都禁不住公然与2008年10月28日赞扬民联执政的州属在6个月内,实践了国阵执政50年未能实践的政策。

这些改变使马来西亚出现了两线制的雏形,加强了人民对民主制度的向往。 巫统这独霸马来西亚政坛60年的霸权,其所代表的马来极端支持力量,从此四分五裂,无法独霸政坛。这也成功的动摇了以巫统独霸的的国阵政府,为509国选实现了改朝换代两线制奠下了基础。

但,随着2015年2月12日聂阿兹逝世,哈迪阿旺极端派抬头,伊斯兰党偏离了原来合作轨道,主张以回教国取代福利国, 砂州行动党率先宣布退出民联,行党中央也接着退出民联,同时更拉拢了伊党中的开明派组成诚信党,加入希盟。

诚信的成立,成功的消弱了伊党中的极端宗教势力,让伊民有第二个选择, 突破极端宗敎思维的保壘,为马来西民主化现代化的进程排除第一道不利的障碍。因此,行动党与2008年的伊党合作,对马来西亚的民主发展其实是“有功无过”。

其实,到底是谁在壮大伊斯兰党?从过去国选成绩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伊党2013年在希盟联盟下赢得21席,但2018年退出希盟后只赢得18席。2018年成绩证明,伊党当退出希盟后,实力是在倒退,并无如人联党所指责般壮大。

砂政盟让伊党成为联邦政府成员之一

反观人联党和砂政盟在2020年联合伊党和土团党发起喜来登政变,与伊党联合组织联邦政府。 这是伊斯兰党首次成为联邦政府,其领袖担任联邦部长,正式以其极度宗教思想贯彻在联邦政府政策。这都拜砂政盟和人联党所赐。

2022年伊党首次以联邦政府执政党之一的姿态参加国选,成功赢得43席国会议席。如果没有砂盟让伊党做了半届的联邦政府,伊党会否在2022年国选翻倍赢得43席国会议席,还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

当人联党在无根据的指责行动党壮大伊党,事实和数据却在在证明其实是砂盟在壮大伊党,而人联党也有份参与砂盟。

一切有历史数据证实,人联党污蔑行动党和希盟壮大伊斯兰党的指责,是不确实是的谎言2。

谎言3: 行动党是西马党,不会捍卫砂拉越权益,只有本土党才能捍卫砂拉越权益

国安法的通过过程充分证实,唯有全国性的政党,才能捍卫全国人民(包括东马人民)在马拉西亚1963年建国时所通过的马来西亚联合邦宪法。

Dap 是100% 全国性的政党,自创党至今主张马来西亚人的马來西亚为治国理念,始终为全马来西亚人民权益发声。

2015年通过国安法,赋权首相纳吉和几位巫统领袖成立安理会,可在全国公布紧急法令,指定宝安区,全权操控全国包括砂拉越人民的生杀大权,侵蚀砂拉越在建国契约下的自治权。国安法是在国会以107票赞成,74票反对通过,如果砂国阵的25名国会议员,敢为捍卫砂自治权,拒绝国安法投反对票,就否决了国安法。更甚的是,当砂州行动党国会议员张健仁建议,列砂首长阿德南为安理会成员之一,以确保砂拉越的权利不被侵蚀,砂国阵(如今砂政盟的前身)的本土议员竟然举手赞成巫统拒绝砂首长阿德南进入安理会。 国安法的通过过程,实实在在证明,本土区域性的小党,为权为利,为朋党经济利益,只能服顺巫统主导的国陣政府牺牲本土的权益。

人联党指责行动党为“西马党”实则是一种低级的扣帽子政治伎俩。其论述“唯有本土党才会捍卫砂拉越人的权益”实则与巫统的“只有马来政党才会捍卫马来人的权利”,或伊斯兰党的“只有伊斯兰党才会捍卫伊斯兰地位”论述是同一个调调。一个是在鼓吹种族主义,另一个则是在鼓吹宗教主义,而人联党则是在鼓吹区域主义。

这些都是不以良好施政、公平合理原则为基础的政治理念,而是以身份认同为基础的政治思想。这是非常危险且具国民分裂性极强的政治思想,最终只会制造出一思个非常分裂的社会,土著/非土著、回教徒/非回教徒、本土/非本土、华人/非华人,而在分裂下去也就产生籍贯分别的对待。

其实,砂拉越自建国就是由所谓的“本土党”管制,而也就是这些本土党在剥削本土人。早期,砂国阵包括人联党这些本土政党,在土地政策上剥削和压迫砂拉越的地主和屋主,不允许地主屋主们更新地契、征收昂贵地契更新费、肆意划红线等。这些政策都是对砂人民不利。最后经由砂行动党发动了数次的争取更公平的土地政策运动之后,才有如今较为公平的土地政策。这就是本土党压迫本土人的最明显的例子。

反之,今天,联邦政府,交通部在行动党的陆兆福部长管理下,新年期间将古晋吉隆坡单程机票顶价设在599令吉,相比过去的单程机票一千多令吉,更增设特别班机机票售价定为298令吉。陆兆福非人联党所谓的“砂拉越人”,但他所设定的政策却惠及成千上万在西马工作的砂拉越游子。

人联党的区域主义,巫统的种族主义或伊斯兰党的宗教主义,都是一些不负责任的政党,为了一己的政治利益而分裂国民团结的政治伎俩。

因此,人联党的“只有本土党才能捍卫砂拉越的权益”是一个彻彻底底另一谎言3。

谎言4:人联党领袖说 “人联党走过59年,宗旨始终如一,时代如何变迁,人联党一样不变”。

人联党改变建党初心,从为人民争取公平合理的待遇演变成为权为利,为朋党的经济利益的头家党。改变过程如下。

1. 马来西亚建国之前,人联党高唱砂拉越人的砂拉越,争取砂拉越独立,反对成立马来西亚协议。

2.马来西亚成立之后,首相,Tunku Abdul Rahman, 联合东马州政府,组成联盟(国阵的前身)。人联党認同新加坡李光耀总理的建议,联合在野党合组团总。 人联领袖杨国斯、财政沈庆鴻、主席王啓輝及其他反对党簽组团总,联合发表1份共同宣言,主張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意即所有马束西亚的人民, 不分族裔,不分肤色,不分历史根源,及宗教信仰都应享有公平合理的待遇。

3. 团总气势壮大,威胁到联盟政权。联盟政府决定要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以瓦解这股势力。人联不敢面对联盟的高压而变节,背叛团总的政治理念,去投靠以巫统为首的联盟,一个主张单元文化政策,马来人优先的政权。

4. 1993年,人联修改党章,取消建党宗旨中的“社会主义”原则,由一个以社会主义为基础的政党,转型为财团当道的政党。

因此,人联党的“59年宗旨不变”之说,乃其谎言4。

谎言5:人联领领袖常说,首相人选不重要,西马发生什么事、变什么色都不关砂拉越的事,西马约乱,对砂拉越越好。

须知,马来西亚犹如一艘大船,由马来亚,砂拉越,沙巴联合组成,首相是大船的舵手,舵手历练差,驾错航线沉船,船上各造何能幸免于难,这是佷浅白的比喻。但,人联的领袖为了其政治目的,误导人民首相人选不重要,企图唆使人民不积极投票,从而降低投票率,得逞所愿。

人联党制造此谎言的用意明显不过,它欲降低华裔选民的投票率,因为历届以来,华裔选民的投票倾向都偏向行动党,降低华裔选民的投票率也即是提高人联党选举的 胜算。

更何况,东西马人民混杂两地居留、就业和就学。许多砂拉越的子民都长期在西马定居。西马发生暴乱,治安败坏,在在都会影响在哪里定居的砂拉越子民。另外,还有许多砂拉越人的另一半则是西马人。就连人联党的领袖,其太太也是西马人。难道西马政局大乱,人联党领袖的亲家在西马处于水深火热中,对他而言也是事不关己既不劳心?“西马乱不关砂拉越人的事”?

因此,人联党领袖们的“西马乱不关砂拉越的事”这类言论,是其为了一己的政治利益,而企图荼毒砂拉越人民思想的一大谎言,也即是其谎言5.

谎言6:人联党在许多民生课题上,颠倒黑白,误导人民,把执政党的失责,甩锅怪罪反对党。

其中一个人联党的领袖们所最常挂在嘴边的推卸责任的论述就是,往往一遇到任何民生问题,其身为执政党,既拥有市议会执行权力,也拥有州政府的庞大资金和人力资源,但却把市议会和州政府的失责,怪罪在野党的国、州议员。

人联党一遇到一些民生问题如沟渠道路失修,闪电水患的问题,其第一反应就是,“叫该区国会议员争取拨款”。 殊不知,许多这类问题,都是市议会职责。更何况,州政府整日价吹嘘一年百多亿令吉的收入,市议会也每年向每间住家、商店、产业业主征收门牌税,区区沟渠道路维修和提升的工程,都无法妥当搞定。真是差强人意。

除此之外,联邦政府每年也有常年拨款几十亿令吉的MARRIS FUND,给砂拉越充做州道路的维修工程。这些还不包括另外联邦拨款给特定的工程款额。

因此,人联党那种“叫行动党国会议员去争取拨款”的言论,实则是在掩饰他们的市议会和州政府的失责、无能和无为。

须知,执政党的责任是执行政府的工作,反对党的责任则是在于督促政府做事和监督政府的施政,反对党也没有执行政府工作的权力。 如今,摆在眼前的是,人联党即为执政党,在其施政失责时,却怪罪反对党没有做执政党的工作。

人联党这种颠倒反对党与执政党的角色,是在误导人民。

更甚的是,人联党还常常指反对党无法提供物质建设的需求,威胁人民若投反对党得不到发展,威胁人民只有国阵能为人民带来发展,因此人民必须支持砂盟以示感恩。 这种谎言也否定了人民创造社会财富提供政府财源发展的需求,颠倒了民主社会,人民与政府的主仆地位。

实则,发展是政府(公仆)的责任, 全民通过纳税,把钱交给政府去处理民生所需的问题,反对党的责任是在国会质问政府如何使用人民的血汗饯. 确保人民得到物有所值的代价。人联党的这项谎言压制了民主意识的成长,延长了独大独霸的政权,养肥朋党,加深经济鸿沟,苦了人民, 使砂拉越成为官富民窮之州。同时也使资源丰富的砂州成为全马最贫穷的三洲之一。

因此,人联党把民生问题怪罪反对党,这是其谎言6。

谎言7:在第15届国选前夕 人联领袖公告人民纳吉是最爱砂州的首相,还呼吁砂拉越的选民支持国阵和纳吉

国阵政府将继续执政,支持政府才有拨款,才有发展,尽管纳吉当时已是举世闻名的盗贼政府,这种不管对反好坏,只要对方有钱给,有利可图便支持,一幅有奶便是娘的铜臭味,令人恶心。再说,纳吉是不是最爱砂州的首相,且看以下事实来确定人联领袖言论是真话还是谎言

1. 2012年国阵政府通过领土海域法令,把砂拉越原有的12海里海域领土减为3海里,把马来西亚所有岸内岸外的石油拥有权都归于联邦政府所没立的国油公司,合理化掠夺砂拉越天然资源。

2. 2014年强力推行消费税,消费税的收入全归联邦政府,严重打击贫穷州民的生计,使到70%收入未达到交税指标的贫穷人民,从婴孩到老人天天要为消费交税。

3. 2017年生物多样化资源犹取及利益分享法案侵蚀砂人的森林管理主权。

4. 砂拉越乡村学校电供和太阳能工程,其太太就涉及工程桌底抽佣之嫌而如今其贪污案还在法庭审讯。同时,也因为如此层层剥削,原本应拥有太阳能发电的乡区学校如今依旧靠柴油发电机提供电源。简言之,其太太把自己的财富建筑在乡区儿童的痛苦上。如此的施政,人联党还昧着良心说纳吉是最爱砂拉越的首相?简章是荒天下之大谬。

更重要的是,纳吉1MDB亏公款的金融丑闻,是全球最大宗,涉及数额最大的贪污案之一。他的1MDB贪污案所涉及的款项,一部分也是来自砂拉越的石油钱。简言之,也是吃了砂拉越人民的钱。除此之外,这贪污案也对整个国家的金融管制有着长远的负面影响,使外国投资者对马来西亚的政府施政信誉大打折扣。

揭露人联谎言,以正视听

我今天这篇列出人联党的7大谎言,如有记錯之处希望人联的中央宣教,及常指Dap卖砂的妇女组领袖指出,我会收回道歉。

同时,我也奉劝人联青,有关史买的发言前,须先了解自己的历史,贵党的元老拿督孙春德于今年6月5日人联党厌64周年提醒年轻的党员要了解党的历史,他说,“今天人联党是州与联邦的成员,但是,所有政策的最终权力,还是在别的政觉手中” 言外之意,即人联党当家不当权。

人联党的中央领袖,宣教,以没有佐证的骗话,歪曲历史,颠倒黑白的言论,企图抹黑污蔑敌对党。在资讯流通的今天,不但无法拖垮敌对党,反而葬送了自己的诚信,降低了自己的人格和素养。

我不是在翻陈年旧账,而是在纠正历史。中国习近平主席,提醒人民,不懂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民族。正视历史,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知错不改,祸患连连,我真诚希望,年轻一代的国家接班人,坚持捍卫历史的真实性,从错误的历史中吸取教训,改变创新,带领国家走向繁荣的正道。

我也恭贺总理阿邦佐哈里如今极積在爭回被州国陣政府(如今州政盟的前身)断送的自主权, 将功属罪, 可歌可颂。留名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