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港局卸货服务仅一家公司负责 黄庆伟向大马竞争委员会举报垄断之嫌

1611

古晋海港局目前的散装货物卸货服务将只能由一家公司经手,所以砂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将向马来西亚竞争委员会做出投报,并提供相关的证据,以从中确认古晋海港局当前的散装货物卸货服务是否遭到垄断。

砂行动党浮罗岸区州议员黄庆伟是在其选区服务中心发言时说明﹐古晋海港局在2019年10月15日致函回复本地一家进口商的提问时透露,古晋海港局今后的散装货物卸货服务,都将由唯一向当局注册的一家公司负责提供。

“古晋海港局的卸货服务收费,原本为每公吨4令吉40仙,但在这家公司成为唯一服务供应商之后,有关的收费将升高到每公吨14令吉40仙的水平。”

他续称,与之前的收费价格比较的话﹐古晋海港局的散装货物卸货服务收费,将每公吨上涨10令吉。

“以每年30万吨散装货物量来进行估算的话﹐该收费价格的调整﹐将导致进口商需要额外承担300万令吉的成本。”

他透露﹐该收费的调高﹐势必将增加货物的运输费用,并最终导致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的情况出现。

他也披露﹐砂政党联盟的领袖们经常向希望联盟联邦政府,特别是贸消部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追问物价为何迟迟不下降的问题,但实际上﹐物价不降的其中一个主因,就是垄断市场政策的存在。

“在之前,只要是有能力﹑相关器材及人手的公司,可在古晋海港局提供散装货物卸货的服务,但从早前开始,就只有这家公司能够提供类似的卸货服务。”

与此同时﹐他称﹐其也特别就这家公司进行了公司资料查询工作,并从中发现到,这家公司乃是由一家私人公司与古晋海港控股有限公司(古晋海港局全面拥有的官联公司)所共同拥有的。

他提及﹐相关资料还说明﹐古晋海港局是在2015年开始设立古晋海港控股有限公司﹐并在2016年开始将有关的散装货物卸货服务合约批给这间公司负责。

“但直到当局要求进口商们签署相关的卸货服务合约时﹐有关事件才在近日被揭发﹐而其它的卸货服务供应商也才开始无法再在古晋海港局提供有关的卸货服务。”

他因此质问说﹐由公家机构先设立官联公司﹐再由该官联公司协助一家私人公司成为提供散装货物卸货服务的唯一服务供应商之举﹐难道不涉及利益冲突?

他不忘指出﹐该服务供应商﹐还将有可能导致进口商们产生混淆,并误以为该公司与古晋海港局有关。

他更质问道﹐该规定只让一间公司在古晋海港局提供散装货物卸货服务之举﹐难道不是一种垄断市场的做法﹖

他表示﹐基于有关情况有违反2010年马来西亚竞争法令之嫌﹐所以他将向马来西亚竞争委员会做出举报﹐以确认古晋海港局的散装货物卸货服务是否遭到垄断。

文:《诗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