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追求廉洁与杜绝贪腐的政府 因断了朋党财路希盟被指砍发展

252

砂行动党署理主席,也是行动党柏拉旺区候选人黄培根表示行动党追求的是廉洁的政府以及杜绝贪污腐败,而在希盟执政时却发现到有庞大数量的项目需要重新审核只是更一步的彰显出贪污在砂拉越已根深蒂固的问题。

黄培根表示,砂政盟无法与行动党合作的最大理由并非因为行动党“傲慢”,而是因为民主行动党志在打击贪污腐败,恐怕会断了许多朋党的财路。

“每到了选举,我们就会看到临时政府利用政府资源为自身的政党进行宣传或是拉票,无论是滥用地方政府官员为自己博宣传,更或是在选举期间公布各项的大型工程,换做在其他民主和先进的国家,这种行为将被人民唾弃和厌恶;但是在我国,这么做却是理所当然,而这也是大家值得思考的。”

“但是尽管他们会在选举期间公布各种天花乱坠的工程,其中却不乏空头支票。民众还记得在2010年诗巫补选时,纳吉曾答应500万令吉的治水拨款吗?这笔钱最后拨出了吗?还是说因为当时国阵在诗巫补选败选,诗巫的人民所面对的治水问题就忽然不需要解决了?”

“而在希盟执政时,也一样看到有许多国阵承诺的大量工程,在财政预算案中却完全没看到相关的拨款,那么这些从来就不存在项目是否又是被希盟“砍了”?”

黄培根透露,砂政盟目前试图以“希盟取消砂拉越发展计划”来污蔑民主行动党,但是对于希盟指出这些项目涉及贪污和滥权的指责却不做回应,这背后所涵盖的意义也值得民众思考。

“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的人民缔造了国际历史,打败了巫统的政治霸权,而现在没有任何单一政党强大到可只手遮天,这不是行动党的功劳,而是人民对于数十年来马来西亚政府的滥权和腐败感到厌恶,人民想要改变,想要一个廉洁的政府,确保马来西亚可以踏上正轨。”

“而今天前首相纳吉被定罪,前首相夫人罗斯玛因为涉及太阳能贪污案而被告上法庭,这些都证明,只要民众站在一起,想要打到贪污腐败的政府不是不可能。若不是509那天人民手中的一票,这些人想必仍在逍遥法外。这些都是砂国阵,也就是砂政盟不可能做到的,他们不仅不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向人民道歉,更是扭曲各种事实混淆人民的视线,抹黑行动党。”

黄培根指出,更讽刺的是,罗斯玛所涉及的太阳能贪污案更也是国阵政府颁发给砂拉越的大型“发展计划”之一。

“这项计划涉及超过12亿5000万令吉,然而这项计划到底是让谁受益了?是砂拉越内陆学校的莘莘学子们受益呢,还是国阵以及其朋党?花费了数亿令吉的公款,却完全不见成果,现在不仅闹上法庭,砂拉越内陆的学校更还在面对电供的问题,更何况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若不是希盟政府的执政,这些贪污滥权的工程想必又将被扫到地毯下,人民又如何得知国阵政府的这些所作所为?作为砂拉越州政府的砂政盟对这些工程却是只字不提,这又是为什么呢?是否是因为这其中有着多方的利益关系而导致他们身不由己?”

黄培根表示,砂拉越需要的不止是全砂公平的发展,更重要的是确保人民的纳税钱被妥当的使用,而不是只让一小部分的特地群体受益。

“全砂都应该得到公平的发展,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确保这些发展是由一个廉洁良政的政府所监督,若各个计划都如这个乡区学校太阳能计划一样,那么无论政府拨出多大的拨款,夸口多大的工程,终究受益的都不会是人民。”

“最近数年砂拉越每年的财政预算案都是百亿级的预算案,每年都有几十亿用作乡区发展拨款,但是人民要仔细的观察,每年流入乡区的数十亿又带来了多大的改变?也许是被无能和贪污的砂政盟领导太久,人民看到数十亿的拨款却无法想象数十亿令吉到底可做到多少东西。”

“民主行动党在2015年所提呈和争取的诗巫外围道路计划只需要7千万,我们争取的诗巫心脏中心预计也仅需要数千万,试想,若有一个廉洁的政府,一年5亿令吉到底可做出多大的改变。”

他希望砂拉越的民众可以仔细看清楚,砂拉越的落后真的是因为“反对党无法带来发展”还是因为执政党在发展砂拉越上的无能和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