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居高不下出租房成替罪羔羊? 政府不应威胁强拆出租发隔板

345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说,执政者说话勿咄咄逼人,说出“将强行拆卸出租屋间隔板”作为威胁。

“任谁也不想感染,更知道冠病和变种病毒的感染力和危险性,但这并不能构成政府要拆除出租屋来阻断病毒传染的理由,而作为政府,更不应该说出具威胁性的言语来恐吓民众。”

周长佑表示,出租屋的住户也是病毒感染者,而非病毒制造者,勿试图把罪都往他们身上推,被找算账的感觉。就如同一般家庭,他们也建立起各自的家庭,各自不同的工作环境,在这期间也与所有人一样面对着被病毒感染风险。

政府若用拆除出租屋间隔板的做法来阻断病毒感染,彷佛就像新冠肺炎最初被套为“武汉肺炎”的做法,试问,直至今日可有任何确凿证据,来证明病毒是源自武汉吗?病毒当时也有可能只是境外输入、而在武汉大肆传染和爆发,如此就怪罪于中国武汉,如此欺人太甚的行为也是被世界所拒绝的。

因此,周长佑希望砂政府和灾委会理性看待出祖屋受冠病病毒感染情况,反观,更应该协助他们,减少病毒的扩散。其实这些也都是政府在数十年来一直忽略的事,如今问题出现后还罪怪他们,若非这些出租屋、店屋业者透过这种方式接纳租客,这几十年帮助政府解决人民居住问题,民都鲁非法木屋住户问题肯定不敢想像的。

他再说,省内出现如此严重的出租屋现象,问题就更加凸显政府忽略了中下层人民住屋的需要,在房价昂贵之下人人难负担得起。

“远从外地和郊区来城市工作的人士,有谁不希望自己居住的环境是舒适的?又有谁宁可挤在不到5平方米的房间生活,有些甚至一家大小拥挤在一处。”

同样的,一直被以为“赚翻了”的出租业者们,自然也承受着一定的压力和风险,除了经常要解决租客们的日常问题、处理租客迟缴或无法缴交房租,业者更多时候也要面对银行贷款压力,以及经济市场不稳定的竞争和空着屋房的问题。

与其把租客及业者的间隔板拆卸逼上绝路,政府应该促进当地更多本地人的就业机会,以长期塑造良好的生活及工作环境,逐年提高生活环境及卫生的素质,并要求业者们给予提升及改善环境的配合。

“政府应该在这件事上反省,自己在出租屋和环境卫生方面过去做过什么,而非等到问题产生了就一再公开的怪罪业者和租客,毕竟他们也是病毒的感染者而非制造者,其实这是整个社会的连贯性问题,而非业者、租客单一所能面对和解决。”

周长佑补充,若政府在过去数十年都一直有良好规划及平衡发展和生活水平,甚至合理拨地照着需求兴建租屋予人民,让人人有其屋,今日就算还存在出租屋问题,也都不至于如此难处置和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