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与国油达共识获赔20亿 周政新抨砂政府不抚顺民意

858

丹绒峇都区州议员周政新感到震惊,砂政盟政府竟然以国油支付20亿令吉税项,选择与国油庭外和解,甚至抛弃砂州征收石油销售税的真正权利。

他补充,砂国阵、即现在的砂政盟在过去60年与联邦国阵就是惯用套路,如今砂权利也将继续被侵蚀。

周政新今日在文告中指出,根据砂州财政预算案,原本在2019的5%要征收38亿9700万令吉,及在2020的5%可获得28亿7800令吉,即总数为67亿7500令吉的石油产品销售税,如今只是拿了20亿令吉,而另外剩下47亿令吉呢?

他表示,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砂州政府和国油的共识条文内甚至逐年降低现有5%的销售税。

“砂拉越阿邦佐政府到底在发生什么事?在过去短短的两年从激烈争取砂石油税权利的言行,尤其砂主权的论述在砂政盟近来的种种言行已荡然无存,让人质疑。”

他说,砂政盟所谓脱离国阵和说了许久的砂主权,近来似乎又回到“原点”,砂政盟当时点燃砂民心中烈火,希望透过此项诉讼,反西马政党并向国油征收销售税,如今却回到双方口头协议,如此做法对砂州和砂人的权益是百害而无一利。

早前,砂希盟已经表明砂州无法再与西马国阵班底的政府再谈,只是会越谈越退步,砂政盟也是因此才起诉国油,就是要获得法律上明文规定的保障。

“砂政盟政府没有搞清楚,又被西马国盟新政府忽悠,证明阿邦佐哈里的政府并没有执行人民的意愿,也对自己过去的说词变脸。”

根据联邦宪法,国油公司被认可为全面监督国家石油与天然气工业发展的石油公司,砂政盟政府应该搞清楚当初起诉国油是为了索回砂州有权向国油公司征收石油产品销售税的法律地位,白纸黑字的法庭判决,而不是毫无保障的口头共识。

何况这次与国油的诉讼案在古晋展开首轮的审讯与判决时,砂州政府已经获胜,为何如今仍然选择再次放弃?

“今天砂政盟成为国盟联邦政府的一分子,多位国会议员当了官,如今有地位有官位,是否什么都可以,就愿意成为西马的傀儡和“Yes Man”,这让我们感到极度的失望与遗憾,砂人民也应趁现在再看清这班人马没有改变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