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州石油與天然氣 是阿邦佐與首相敦馬直接協商 沈杰龙轰陈开只会作秀

1262

陈开正事不做,成天只会靠一张嘴发文告挑课题乱指责,博取廉价政治宣传,名副其实在“作秀”。

我再次提醒陈开,希盟提出的献议是增加砂州石油开采税至20%及归还50%砂本土税收予砂州政府,惟这笔增加的收入必须用在医药和教育领域,遗憾的是,砂政盟只想要钱,不愿意扛起责任,一口拒绝希盟的献议。

再者,砂州石油和天然气事宜已交由阿邦佐和敦马协商,身为首长政治秘书,陈开为何不敢直接质问阿邦佐?难道陈开对阿邦佐没有信心?还是不敢提问?

要知道,砂州在国阵执政下,数十年来权益一点一滴流失,身为执政党之一的人联党难逃其咎,人联党不要选择性遗忘自己的所作所为,尽管国阵成员党已易名为砂政盟(GPS),但也只是新瓶旧酒,砂政盟四党过去种种出卖和典当砂拉越权益的行为无可磨灭,更无法置身事外。

希盟推翻国阵政权,执政中央后,砂政盟和人联党担心砂州政权会在来届州选易手,因此,一改在巫统和国阵霸权下静静,唯命是从的作风,高喊捍卫砂州权益的口号,根本是惺惺作态。

去年,希盟政府在国会提呈修改联邦宪法1(2)条文,归还砂沙应有地位,修宪是按照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原文拟定,却被砂政盟连同巫统和伊斯兰党推翻,让砂州继续沦为13州之一的地位。

砂政盟为了政治利益,在关键时刻竟然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勾结,把砂州权益丢一边,推翻希盟的修宪法案,何来捍卫砂州权益之说?

历史清楚阐明,在1976年修改宪法,即把砂拉越从三邦地位贬为十三州之一地位,这是当时国阵政府在国会提呈而通过,参与表决的政党包括当时国阵成员党中的土保党、人联党等。

《石油发展法令》于1974年由时任联邦原产工业部长的泰益玛目提呈,获得国会通过,将砂州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权献给联邦政府。当时人联党也有份参与这项变卖砂州权益的决定。

由此可见,不论是之前的砂国阵还是现在的砂政盟,都是同一班人典当砂拉越的权益。人联党一直高呼捍卫砂拉越权益,为何没有在砂拉越的权益被剥削和侵蚀之前作出反对和争取?

与其一直只说不做,陈开应该学习成为一名成熟的政治领袖,以实际的行动弥补人联党之前所犯下的种种错失,认真务实为砂州人民服务。谁在作秀,明眼人一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