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房价高居全国 可负担房屋比例最少

665

The Edge最近发表一份有关马来西亚房屋价格可负担性的报告,该报告显示,在2020年,全马各州的数据比较,以各州的中位数家庭收入而言,砂拉越的房价是最贵的。这导致,在比例上砂拉越拥有最少的家庭可以负担砂拉越的房价。

房价的可负担性是以“中位数房价”(房价)对比“中位数家庭年收入”(年收入)来计算。按照联合国和世界银行的标准,如果房价与年收入比率为3倍或以下,这才是人们可负担的房价。例如,如果“中位数家庭年收入”为4万5000 令吉,那么可负担的“中位数房价”则是13万5000 令吉或以下。

2020 年,马来西亚的平均房价对比年收入比率高达4.7倍,为“严重负担不起”。同年,砂拉越的房价与收入比率敲响警钟,高达7.1倍,即“非常严重负担不起”。换言之,如果马来西亚其他地区的购屋者需要20年还清房贷,那么砂拉越的购屋者则需要30年才能还清房贷。

因此,只有12.9% 的砂拉越家庭认为房价是可负担的,而在全国的平均是有25% 的家庭认为房价可负担。

简单来说,以砂拉越人民的家庭收入来看,砂拉越的房价被认为是全国最高,更是难以负担得起的。

  • 2020年,砂拉越的中位数家庭收年入为4万5972令吉,但中位数房价为32万6500令吉。(房价对比年收入比率为7.1)
  • 同年,槟城的中位数房价较低,为28万5000令吉,而槟城的中位数家庭收入则较高,为6万4688令吉。(房价对比年收入比率为4.34)
  • 雪兰莪的房价中位数为48万令吉(比砂拉越高),但其中位数家庭收入为 8万7600令吉,几乎是砂拉越中位数家庭收入的两倍。(房价对比年收入比率为4.45)
  • 森美兰的中位数家庭收入为5万3736令吉,但房价中位数仅为23万令吉。(房价对比年收入比率为4.28)
  • 霹雳的中位数家庭收入与砂拉越相近,为4万5108令吉,但霹雳州的房价中位数为23万1300令吉。(房价对比年收入比率为5.13)

由此可见,砂拉越政府的房屋政策非常失败,而这也证明,房屋部长是内阁中表现最差劲的部长。 因为他的失责,让大多数的年轻人必须背负着超过25年至30年的房贷,除非他们获得父母在资金上的支持。

其实,政府有很多方法可以降低房价,让平民能够负担得起。然而,由于辩论时间有限,我无法列出各项举措,因为涉及非常详细的分析和讨论,如果政府有心要进一步了解,我愿意与房屋部的决策者进行讨论,分享我的想法。

不过,人联党似乎并不想要低价及负担得起的房价,因为人联党被喻为“老板党”,该党有许多领袖都参与各项房屋发展计划,就连该党的一些候选人也是房屋发展商。因此,人联党的有关部长所制定的房屋政策,似乎对房屋发展商有利,剥削平民的权益,允许发展商从中牟取暴利。

这是否就是为什么砂拉越的房价比其他州属更高更贵?而剥削砂拉越人民权益的并不是所谓的西马人,而是口口声声自称本土党,且身处执政党中的砂拉越权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