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新冠疫情严峻 联邦未解决物资人力短缺问题

260

最近爆发的疫情中,砂拉越是其中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但却未能成功促使联邦政府圆满的解决我们医疗保健系统所缺乏的资源与人力的问题。

同样令人完全无法接受的是,在资源问题上,我们缺乏的不只是必要的设备供应,而且还背负着76%的医疗设备已经是无法进行经济修复(Dayak Daily,2022年3月24日)。这与截至2020年12月31日,联邦卫生部在全马来西亚的总资产中约占19.6%形成鲜明对比(《新海峡时报》2021年9月28日)。

从这一启示中隐约可见的问题是,过去这些年来提供给砂拉越的医疗服务是否有任何方面的影响?

可怜的砂拉越在医疗设施匮乏问题在很多年以前早已经存在了。可悲的是,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威胁着生命,但这种令人沮丧的情况仍在继续着,没有任何真正的努力来解决这个问题。这并不是因为缺乏醒觉意识的提升。事实上,各方面已经发表了许多关于我们医院缺乏资源和人力的声明,包括我在2020年12月曾发表关于砂拉越任何一家医院都没有配备哪怕一台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机(PET SCAN)的声明。所有这些声明都被置若罔闻。

此,当务之急是不要再让这件事封锁在潘多拉盒子里。砂拉越人已经受够了不断被打脸的日子,就像在砂拉越处于疫情最高峰期时候,我们的医院被 “赠予 “了10台呼吸机,其中8台是发生故障和无法正常运作状态。即使它们仍能操作,但事实是,所交付的设备是没有内置空气压缩机的型号,而且可以追溯到2004年。尽管来自几个方面的呼吁,但直到今天,没有人被追究这个失误的责任。

我还想提一下关于诗巫医院在过去10到15年里一直被忽视的情况(《婆罗洲邮报》2022年3月26日)。事实上,这个问题已经存在了超过这个时间跨度,而且我们反对党也一直在提出。甚至我们在联邦政府执政而不在州政府的22个月里,解决医院所面临的挑战也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之一。

建议的解决方案是下放医疗系统的权力,允许砂卫生局有自主权来处理和解决该州医院面临的资源和人力不足的问题。 而早在2019年12月,希盟政府在原则上已经同意将一些联邦卫生事务下放给砂拉越,不过详情细则还未定案。(CodeBlue 2019年12月17日)在诗巫,黄培根和我也付诸行动,为了砂拉越中区人民,计划在诗巫医院开设心脏科。我们甚至还招募了一名建筑师和一名工程师义务为该科室绘制蓝图和建议书,该计划最终被提交给卫生部。我们在与当时的财政部长(林冠英)讨论项目的财政拨款问题,但由于希盟的倒台,而其中也有砂盟政府提供的帮助,有关计划失败了。

因此,非常可悲和不幸的是,只是因为政治从中的阻挠,砂拉越人民将继续被剥夺优质的医疗服务。只要是将政治利益超越了人民利益,人们的生命将继续受到损害。

为了所有的砂拉越人,砂盟政府应该积极推动在希盟政府下开始的权力下放工作,以确保我们的人民能够享受到高质量的医疗服务,而不再有任何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