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政府急于开拓碳交易市场 杨薇讳:如何保证碳信用不会沦为垃圾

169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质问砂拉越政府在急于开拓碳交易市场之际,是否有展开详细评估?或是保证砂拉越森林碳捕获和存储活动不会变的毫无价值,尤其是碳信用不会沦为垃圾?

她今日在砂议会参与2023 年环境(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法案辩论时说,众所周知,砂议会在2022年通过2022年土地法典(修正)法案和2022年森林(修正)法案,这些法案修正内容包括规范化砂拉越碳交易市场发展。不过,她近期与马来西亚自然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及SAVE Rivers等民间社会组织交流时,这些组织均认为砂政府需要以更批判性角度评估碳市场风险。

她指出,砂拉越森林碳活动将由世界领先的碳信用标准核查机构Verra,或是其他公认碳交易验证单位验证。然而,根据《卫报》连同另外2家独立新闻机构对Verra展开为期9个月联合调查发现,该机构90%以上的雨林碳抵消毫无价值,并非真正的碳减排。2个月前,《企业责任》( Corporate Accountability)与《卫报》另一项分析调查发现,大多数销售碳信用额的抵消项目“可能是垃圾”。

“鉴于这些对Verra的碳交易验证质疑调查结果,有必要对砂政府急于发展的碳市场进行详细评估。”

杨薇讳说,Samling旗下子公司SaraCarbon Sdn. Bhd是第一家获得在马鲁帝5万5822公顷特许区进行森林碳研究许可证的公司(许可证LPF0008)。 她提出疑问,砂政府迄今究竟颁发了多少森林碳许可证及森林碳研究许可证,以及在2024年又会颁发多少相关许可证?这些执照和研究许可证是发给谁的?他们在哪里?公司现状、范畴和时间表是什么?在颁发这些执照和许可证之前是否征求当地社区意见?

她表示,目前也不清楚Verra的标准如何确保治理透明度,以及对土著习俗地的保护。倘若土著社区不允许土地纳入森林碳许可范围,这该如何解决争端?

“我非常担心,若没有对土著习俗地进行全面保护,碳市场的发展演变只会导致全新形式的土地掠夺和违例事件。”

她强调,鉴于学术研究与新闻机构对碳市场的负面评价日益增加,显示碳市场无助减少碳排放,砂政府不应全副精力投入在碳市场政策上,而是应该也专注于加强对土著习俗地的保护与政策。

杨薇讳指出,加强对土著习俗地保护向来被视为是应对气候变化最有效策略之一,其中2021年联合国报告将原住民评为世界上最好的雨林守护者。而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2022年气候报告则显示,土地保有权是有效的气候变化解决方案。

她说,保护土著习俗地也有巨大经济效益,根据国外案例,玻利维亚原住民土地在过去20年间总经济效益为2540亿至5600亿令吉,以及巴西为2兆4622亿8000万令吉至5兆4848亿2000万令吉。而这些国家政府在20年内保护土地的成本仅占总效益的区区1%。

“大家是否知道,天然气工厂的碳捕获和封存(CCS)成本比保护土地成本高7至42倍之多?”

因此,她强调碳市场虽然看上去是非常宏伟的解决方案,且在经济上具有吸引力,惟这不能以牺牲土著社群的利益代价来实现。事实证明,土著社群才是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参与者。

她也质疑,砂政府是否计划拟订完善政策与法规,全面承认土著社群林业管理和农业生态?

“我希望砂政府认真考虑这些抛出的疑问,深入研究,而不是让土著社群的权益被所谓的经济利益而被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