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政府有足够缓冲期 陈国彬:应选择更适当时机进行砂选举

234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筹备主席陈国彬表示,基于第18届砂拉越立法议会于2016年6月7日宣誓就职。 在不提前解散的情况下,议会将在2021年6月7日届满自动解散,而按照宪法砂政府必须在60天内举行选举。 那么意味着第十二届砂拉越选举只要在2021年8月5日之前举行即可。鉴此,砂拉越政府完全有足够时间等待疫情消退后,在更适当的时间进行砂州大选。

他说,如今的砂政府既有着足够的缓冲期,那么何必让全砂人民冒着不必要的危险面对着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来进行选举?从如今的疫情局势来看,其抗疫难度之前更具挑战。虽然这第三波疫情来得晚,但却来势汹汹,一旦袭击那么就更难抑制。如今全国最大两大感染源分别来自吉打和沙巴。根据医学研究所(IMR)在检测病毒样本中证实,病毒已经突变为D614G,其感染传播速比原来病种要再高出10倍之多。

讽刺的是,作为一名医生,人联党魁沈桂贤部长也在随着砂政盟的其他领导人跳着同一段曲子,倡议提前进行州选举。但就之前他的另一篇文告中提到,即便砂拉越拥有四千余张病床对比沙巴五千多张病床,无论如何砂拉越也没有足够资源与能力再次面对疫情的爆发。专家学者说,若新冠肺炎疫情持续飙升,那么沙巴医疗系统即将面临崩溃的风险,且接下来数周时间是最为严峻的挑战。从目前情况而言,沙巴紧急加护病房使用率已达72%。更关键的是,与沙巴解散议会那时候相比,如今全国正处于新冠疫情集中爆发期,这意味着砂拉越若提前州选,就必须面对更严峻的情况。

他补充,选举从来不会是一个地方的事情而已。要举行一场选举,上从选举委员会到维护治安的军警力量都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资源。这绝对不是仅仅如砂首长所言,砂选举是砂拉越人的问题……那么简单。选委会和军警力量的投入都会牵涉到外州人士,那么砂政府何必让全砂人民来承担这样的风险?

鉴此,既然有充裕的时间去缓冲等待合适的时间,那么何必仓促提前选举呢?在这加强出入境管控期间选举那么意味着许多在外工作的砂人民都无法回乡投票,这是剥夺了砂民投票的权利,与民主精神的背道而驰。扣除这些在外坡工作的砂拉越人,那么投票率将会降低,即便得到选举结果,也不符合砂州议会公正的形象,仍有一群在外坡的砂民声音没法被带入新的州议会中。

陈国彬强调,砂政盟欲要提前举行选举的目的是非常清晰的,那就是趁着新冠肺炎肆虐时来达到对自己有利的政治目的。相反的,若他们是真正爱民如子的好政府,他们该将如今可用资源最大化来援助需要帮助的砂人民,协助砂民在这疫情期间度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