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政盟拥抱极端主义 林思健:人民已准备撕下其假面具

725

砂希盟秘书兼上议员林思健指出,国家今天出现包含伊斯兰党在的中央政府,而让多数砂人感到不安,砂人民必须认清这局面唯一脱离不了关系的就是砂政盟所有,及包括人联党唯一国会议员,砂人民准备以选票告诉这些无耻之徒的言行不能再领导砂拉越。

砂政盟原本试图以这个新命名的阵营成为假面具,洗脱过去数十年来与国阵,特别是巫统的亲密关系,并不断的制造恐吓言论,企图掩盖与避免怪罪他们的历史罪行,然而今天他们再次自行印证自己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他们一众一致举起双手双脚众志成城的拥抱慕尤丁,并非透过民选组成中央政府,让大马成立以穆斯林马来人为主干的国盟政府,人联党在当中的一部分“丰功伟绩”是无法沫灭的,也伤害众多砂儿女的心。”

他希望也相信砂人在州选会用选票谴责这些无耻且后门方式组成政府的阵营,明显这个阵营竟然为了官位,可是人联党却仅获得东亚特使,并非一名部长,当然也不敢仗义执言且毫无立场而选择同流合污。

“所以这个阵营将在来届州甚至国会选举会陆续付出惨重代价,今天后盟政府的形成对砂而言也是契机,也更再一次赤裸裸的看到这个不断妖魔化与分化所谓东西政党,并炒作本土情绪的砂“英雄”,但是,最终自己仍然与自己的“旧东家”国阵还加上伊斯兰党上马首是瞻,狼狈为奸蛇鼠一窝。”

他指出,人联党是自揭疮疤,企图愚弄砂选民,相信人民有雪亮的眼光做出判断,伊党于1974年加入国阵,短短三年之后伊党被驱逐出去。伊党过后主要就是在吉兰丹,登嘉楼,吉打,而执政最久的是在吉兰丹州。

“过去从80年代开始迄今40年,伊斯兰党即使野心勃勃终究不是联邦中央政府,这是一览无余的。但是,如今获得厚颜无耻的砂政盟所有国会议员,包括人联党西连国会议员里察烈的合作与彼此支持,而这名前人力资源部长,如今被赋予一个与部长同等的东亚特使职务,这就是后门政府给予人联党的回馈。”

伊斯兰党在这宗教极端主席领导下,目前至少铁定是在包括人联党在内的砂政盟拥戴下,最终完成入主布城的心愿完。

林思健强调,行动党过去与伊斯兰党合作当然是历史事实,从早前的替阵,2008年到2013之间民联的斗争,直到哈迪阿旺掌权的伊斯兰党就在2015年分裂,该党本身内部当中许多开明与温和派领袖不认同在现今时代还要坚持极端神权主义,所以他们选择离开出走。

要他们要离开伊斯兰党并非容易的事,但是这些开明的领袖例如末沙布、卡利沙末、慕加希、马夫兹、哈达虽然他们在党内有一定的地位,末沙布更是高居第2号人物,最终宁愿选择出走从零开始。

他们成立诚信党选择自己开创新路,并在2018年与包括行动党、土团党与公正党在内的希盟赢得政权,这与砂国阵出走披上砂政盟外衣,再返回与国阵共组后门政府的投机实质是天壤之别。

“如今是谁让伊斯兰党成为政府,并让他们很有机会壮大,这有清晰的历史,行动党不担心砂人民会被人联党中央宣教秘书的妖言惑众与招摇撞骗糊弄,人民比该党中央宣教秘书俞小珊和其文告更有智慧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