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政盟若有意照顾全砂人民 就不该以选区发展拨款来要挟民众!

72

砂政盟若有意照顾全砂拉越的选民,就不该以选区发展拨款来要挟民众。

黄培根表示,砂政盟应以执政的理念和方向来赢取民众的支持,而不是延续国阵数十年来的金钱政治。

“数十年来,砂国阵,也就是现在的砂政盟都是砂拉越唯一的执政党,手握着砂拉越的资源,背负着发展砂拉越的责任,却以选区的发展来要挟砂拉越人民,更将砂拉越的落后发展怪罪于在野党。”

“来届砂拉越州选在即,我们更是看到砂政盟大言不惭的说诗巫的发展的落后是因为诗巫目前议席由反对党所掌握。选区拨款是人联党一直在选举时使用的老调重弹,选民已经不买账了。我们都记得我们前首相纳吉在2010年诗巫国会补选的一句经典,“你帮我,我帮你!” 就是打算拿来要挟选民。人联党“方便的”忘记了黄顺舸在离开砂政盟之前担任砂拉越第二财政部长兼城市发展与旅游部长,而张泰卿也曾担任诗巫市议会主席。这二位在退出人联党之前都手握发展和规划诗巫的大权。”

“不过,人联党自然是不敢质问他们,因为这样做无非是自打嘴巴,而只好将一切的责任怪罪于行动党。如今,人联党再次以“若想要得到选区拨款就必须投票给执政党,否则不会有发展”的口吻要挟砂拉越的民众。”

黄培根指出,民主行动党所争取的是一个公平、廉洁且负责任的政府,无论今日是由谁执政,又或者某个地区是否由反对党胜选,都不该影响政府发展全砂拉越的责任。

“很遗憾的人联党很明显与我们的理念不同,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大方的承认州政府不为反对党议员提供选区拨款,更欢迎行动党加入国阵以获得拨款。人联党不选择与人民一同打击金钱政治,反倒是选择同流合污。难道人联党的理念是既然不能反抗,那就选择享受?这也是为什么马来西亚的政治里会出现许多“为了选区发展”而选择抛弃原则的政治青蛙这些毒瘤。”

“我们作为一个民主社会应该争取一个不将政治因素带入地方发展的政府。难道说反对党选区的人民不需要向政府交税,因为政府不会发展这些选区吗?无论是砂拉越的储备金又或是人民所缴纳的税钱都属于砂拉越人民,不该由砂政盟如此不公的挪用,而是应该公平的用于全砂拉越。”

黄培根补充,在近年里,因为在野党的逐渐强大,无论由谁执政都无法忽视在野党,马来西亚的民主意识也在进步,而我国也有许多州政府都已开始为朝野双方议员提供拨款。

“马来西亚联邦政府、槟州政府、柔州政府、雪州政府、霹雳州政府以及沙州政府都已为朝野议员拨款,因为在野党逐渐强大,两线制政治崛起,人民与政府都开始意识到人民随时有能力换掉今天的政府。这也是民主社会进步的重要因素,为何砂拉越却还在以选区发展拨款来要挟民众?难道砂政盟对于自身的执政理念这么没有信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