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无国籍人士苦等公民权 州元首家眷却享特别待遇 张健仁:GPS你怎么说?

412

砂希盟主席张健仁的文告:

针对阿都卡林发表质疑我对砂拉越的忠诚度,我在此慎重声明,我的忠诚对象是砂拉越广大人民,而非对砂政党联盟(GPS)忠诚。

因此,我认为由花蒂玛掌管的砂无国籍及无身份证件特别委员会无法有效解决许多砂拉越人民长年面对的公民权问题。

至今,我所看出该所谓的特别委员会所作出的唯一“特别”成绩就是砂州元首的妻子及其继子的个案。砂州元首和妻子结婚不到8年,她和孩子就得到公民权及砂州“土著”的地位。

砂州元首的妻子及继子可以得到如此“特别”待遇,但是却有许多砂拉越人在这几十年来因为一些小小的技术及国阵政策问题而无法取得公民权。这是国阵过去的政策,我们正进行改变。

自2016年,花蒂玛掌管的砂无国籍及无身份证件特别委员会接获723份申请,但截至2019年5月,该委员会只批准123份申请。若以此效率计算,该委员会需要15年才能够批准所有的申请。

这不仅非常没有效率,对申请者及其家属也是极为不公平的折磨。

随着内政部决定终止砂无国籍及无身份证件特别委员会,砂希盟国州议员可以直接与内政部长特别官员接洽,处理公民权申请事宜,并不断的监督和跟进申请程序与进度。以这种议员们亲自跟进的方式来处理公民权申请事宜将能够更有效的产生结果,因此,在2-3个月内,希盟政府就已批准了31份申请,我相信将会有更多申请获得批准。

花蒂玛曾经获得表现的机会,但是她失职了,她必须接受事实。而她的失职也为那600多名申请者及家属带来不必要的长期痛苦和焦虑。既然如此,为什么她不能放手让他人来处理这些事宜,却要霸着茅厕不拉屎。

人联党主席恶意的试图把此事与沙巴身份证问题相提并论,从而破坏和抹黑希盟政府的努力。但沈桂贤似乎忘记,公民权和移民权是两回事。虽然联邦政府有权力批准公民权,砂州政府还是拥有移民局的控制权。砂州政府还是可以拒绝任何马来西亚公民在砂拉越居留的。因此,我奉劝沈桂贤别胡言乱语,自贬身份。

再者,31位于7月29日获得公民权的人士,他们都在砂拉越生活了很久,他们都有兄弟姐妹或父母其中一方是砂拉越人。在前朝政府的政策下,他们这些年来都过着无国籍的生活。

与其质疑这31人,我想人联党主席倒不如提问为什么砂州政府允许恐怖分子进入砂拉越?以及为什么砂州元首的妻子和继子可以那么快获得“土著”地位?

尽管沈桂贤和他在西马的巫统伙伴一再从中搞破坏和诽谤希盟欲加速处理无国籍人士申请公民权事宜,希盟政府还是会积极处理数以百计尚未处理的类似个案,给予这些人士他们早该享有的公民权。

张健仁
砂希盟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