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沙希盟提呈修宪动议 要求修宪下放医药和教育权于州政府

81

本星期二 (2021年11月30日),砂拉越行动党主席兼实丹宾国会议员YB张健仁连同沙巴民统党(UPKO) 主席YB马迪乌斯登敖以及亚庇国会议员YB陈泓缣向国会下议院议长针对来临的修宪案提呈动议,建议在此次修宪案中增加修改联邦宪法第九附件的IIIA列表,将医疗和教育的立法权赋予沙砂两州。

按照现行联邦宪法,沙砂两地并没有针对医疗和教育事务的立法权。而由首相署部长,砂拉越山都望国会议员旺朱乃迪 (Wan Junaidi) 所主导的修宪案,也并未提及这两项实质立法权的下放。

因此,为了更实质体现此次修宪强化沙砂自主权的意义,张健仁及其同僚联名向议长如是呈交此动议。

联邦主义

众所周知,马来西亚的联邦政府是一个权力十分集中的中央政府。各州政府仅仅只有十分有限的立法权。然而,这对于各州,尤其是隔着南中国海的沙巴砂拉越来说,不仅是十分低效,很多时候更是无法对症下药。举例,沙砂两地和半岛的历史进程有着十分显著的不同,因而造成十分不一样的社会文化。然而,基于在目前的联邦宪法下沙砂并没有针对教育的立法权,沙砂必须采用由联邦教育部所订立的历史和公民课程,这些课程又过于侧重西马的历史和社会架构,导致沙砂独特的社会特征和历史在国家的教育课程中逐渐被忽视和淡忘。

卫生问题上,以COVID疫情为例子,沙砂和西马半岛的城市化,人口分布,交通状况,甚至行政区划分等问题上完全不同,因此在制定SOP上,最理解沙砂需求的定然是本地的州政府。然而,以目前的法律,SOP的制定是属于联邦的权限,即便州政府有能力自行制定SOP,该SOP也面对执行层面的困难。砂拉越灾难管理局SDMC在疫情期间朝令夕改对民间所造成的困扰,归根结底正是因为砂拉越政府没有卫生立法权所造成的。

因此,此项建议对于沙砂未来的发展是十分重要的。

砂拉越行动党一直以来提倡强化马来西亚的“联邦化”,强调权力去中心化,赋予各州,尤其是沙巴砂拉越更多自行立法的权力。这不仅仅是从表面恢复沙巴砂拉越 “自治” 或与“恢复平等伙伴” 的地位,更是从现实层面上考量半岛和沙砂之间社会文化和人口结构上的差距,让理解本地人需求和问题的本地人管理自己的土地,从而达到提高有关方面的行政效率,并且达到对症下药的目的。

此次动议实际上也和希盟一直所倡导的“分权”概念一致。希盟时期,由希盟所主导的联邦政府就曾数次与砂拉越政府以平等伙伴的姿态谈判,然而GPS却不愿意与联邦政府签署协议,接受此项有利于砂人民的献议。也正因为当时GPS拒绝接受在教育和医疗事务上承担责任,使到希盟无法完成对砂拉越权力的下放。相比之下,作为希盟的盟友,当时的沙巴政府Warisan+ 早已成立了自己的教育部和卫生部,以管理沙巴内教育和卫生的行政事宜。

砂拉越行动党和希盟一直秉承着维护联邦精神、重视地方声音的态度去看待沙砂自主权议题。行动党一直以来也是沙巴砂拉越自主权的最坚定捍卫者和争取者。虽然希盟在执政期间数次尝试下放权力无果,并在叛徒的背叛中无奈失去政权,但行动党不曾放弃为砂拉越争取砂拉越应得的权益,更不曾放弃为砂拉越人民服务,而此次由张健仁所提呈的动议正是最好的佐证。

无论在朝在野,无论面对多少阻碍,行动党都将不放过任何机会,继续鞠躬尽瘁地为砂拉越子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