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确诊居高不下仍未能严守把关 想抗疫成功就不该再双重标准

284

砂行动党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在过去三天里,砂拉越分别创下290例(03.04.2021),419例(04.04.2021)和225例(05.04.2021)的确诊病例。而 04.04.2021当天的统计数字更是高于雪隆冠全国,后者的总数为416例。雪兰莪和吉隆坡的总人口约为830万,而砂拉越的人口仅约为280万,这感染率着实令人担忧。

“砂拉越是目前马来西亚唯一实行14天强制性隔离的州属。”

沈桂贤医生曾说,即使是已经接种疫苗的人,进入砂拉越时仍需接受强制隔离。这是因为砂拉越政府不能将人民的生命当作赌注。

江峰年表示,沈桂贤的话令人感到欣慰。但不幸的是,国盟和砂政盟的抗疫举措仍受到民众的格外关注。尽管砂拉越对普通民众实施了严格的边境管制,但看新冠疫情的确诊病例似乎并不比马来西亚其他州来得少。

他指出,目前,所有因公出差的人都可免于检疫措施。这不仅适用于砂拉越人,也适用于所有马来西亚人。因此,尽管砂确诊病例数量高居不下,但慕尤丁等官员仍被完全免除检疫。

“这操作本是就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当后门首相造访砂拉越之前,他见了很多人。甚至他到访著名的哥罗面摊位时,都人满为患。”

他说,从医学角度上而言,那些仍在接受疫苗接种的人仍须被隔离总有他的原因。在获得卫生部确认并批准了接种了2剂疫苗的新标准作业程序之前,现有的检疫标准作业程序应仍然有效并且具备法律有效。

鉴此,虽然慕尤丁在接种疫苗后可能是安全的,但他公开并公然藐视标准作业程序似乎凌驾于法律之上,也超越了抗疫的战斗。特别是在大多数民众尚未被接种疫苗的情况下,他的行为存在可能致使他们人被感染的危险。

江峰年强调,要做到真正有效抗疫,无论是在罚款还是隔离举措中,任何人都不应存在例外。这包括部长和任何高官们,毕竟所有人都有可能带着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