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行动党网络问答首播 主席张健仁与网民亲切互动

755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周日下午2时在个人的直播上献出直播处女秀回应网民相对关注的大小问题。

他在直播中,顾及了大部分网民流利地使用了英汉双语,以便网民更好的理解每一个问答的内容。

在这历时一小时的直播中,张健仁挑了十个民众相对关注的话题并一一解答。十题问答如下:

近期民众所关注的课题之一无疑是在疫情重袭之下,学校是否还按时开学。

问1:开课明显置教员和学生安全于危地的政策,难道朝野领袖除了呼吁就不能再有实际行动吗?

对此,张健仁表示网友不应小看人民的心声,更别小看这些呼吁。这些心声凝聚起来就是一股力量。在舆论的压力之下,砂拉越政府表示砂学校延后开课,除了应考生都将采取上网课模式进行。

问2:砂拉越政府拿了那么多钱治水为什么还会发生水灾?

谈及近期严重水灾的问题时,张健仁讽刺地披露,实际上砂拉越政府早于1991年就提出了建设排洪道工程,全长8.5公里,可在历经30年后的今天,有关工程仅才完成了2公里。

他表示,行动党曾于2011年立州议会内提出相关提问,当时作为砂环境助理部长的连达立夫解释,有关工程已完成了2公里;殊不知,十年后的今天,答案仍是2公里。

“砂拉越曾于2016年因为连续下了两天的雨就发生了闪电水灾,然而,面对这样的民生问题,砂拉越政府却未积极正视,有关工程甚至一再拖延。”

故此,他质问为何历经39年的工程被拖延,如今却要怪罪过去仅执政22个月的希望政府?

问3:如今首相颁布的紧急法令对砂拉越的影响有多深?

作为资深律师,张健仁表示紧急状态与行管令完全是两码事。他称在紧急状态下,军人将被赋予执法的权力,通过任何新法令并不需要咨询国会,基于紧急状态私人产业没有保障和在紧急法令之下即便政府有执法过失民众也无从起诉。

而砂拉越作为马来西亚的一部分,绝对无法在紧急状态下得以幸免。无论外资或本地投资家都不会在这种情形下选择马来西亚来做出投资。

他补充,行管令足以让马来西亚应对疫情,完全无需在全国颁布紧急状态。

问4:为何希盟没有归还砂20%石油税+50%总税收?

他表示,许多砂民至今对希盟的石油税献议仍处在被混淆与扭曲的地带。

他说,希盟献议把20%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税和50%在砂拉越征收的税收归还给砂拉越,不过那笔钱必须用在教育及医药领域。砂政盟拒绝,砂政盟不要把钱用在教育和医药领域。他们要用在其他方面,以他们自己的方式来花那笔钱。这不是希盟所承诺的,也是不能被接受的。希盟从来没有承诺让砂政盟乱乱花砂拉越人民的财富。

他希望,砂民别再被人联党所扭曲的言论所蒙蔽。

问5:关于Mika’il Chen的询问希盟执政时,砂残校和十亿维修费的问题悬而未决。

面对亲人联党的网民有关残校和十亿费用的提问时,他也选择正面的回应。

在砂还了中央的欠款后,希盟将这十亿费用全拨回砂拉越。砂政府在维修残校课题上选择全权处理不让联邦过问。但问题是,砂政府开出来的残校维修费高的离谱,平均每所残校需要七八百万。

他表示,鉴于,希盟执行的廉政,自然不允许这种漫天开价的行为发生。又一次与砂政府会谈重新估价以致有所耽误。

全砂有逾千残校是在国阵时期遗留下来的产品,希盟仍也为砂拉越的残校进行维修或重建,但绝不会是在国阵那种高价之下进行。

问6:网民对砂黑洞案感好奇并询问间中过程。

对此,张健仁表示此案已到了法庭审讯中,他不宜多谈。任何有可能影响到法官判决的言论是不被允许的。但他依然为网民简述了前因后果。

问7:经营自媒体的民众询问是否支持言论自由?

他表示希盟一直都支持言论自由,更表明在希盟执政下,未曾发生过任何一家报馆或媒体记者或新闻编辑被内政部邀请去“喝咖啡”。

“希盟一直坚持的一个原则那就是奉行言论自由。”

问8:网民发问有关白糖津贴的问题。

张健仁纠正说,希盟执政时并没开放白糖津贴,而是打破了白糖进口的垄断。在过去砂拉越和沙巴的食品加工业者只能向西马唯二的糖厂进口白糖。

他表示,在他身为贸消部副部长的时候,就打破了这种垄断,直接开放白糖进口给沙巴与砂拉越。

而且对于沙砂两地的申请是百分百获批,只要文件齐全,希盟政府都会获批。

问9:砂政盟与伊党合作会影响砂拉越吗?

砂盟一直向人解说没影响。原因是因为伊党在砂拉越没有根基。但张健仁指出,他们似乎忘了砂拉越有将近30万人口在西马旅居,既然他们是砂拉越人何以没有影响?所以砂政盟与伊党抱团绝对会影响砂拉越。

问10:为什么火箭每次都拿向人民筹款?

对此,张健仁直言,“因我们没有党库通国库,或国库通党库”。

张健仁表示,政府是政府,不能用国库的钱来做党务的事。基于上述原则,行动党也需要经费来运作,故此需向民众募捐。惟他们不但没有强迫民众一定要捐,任何捐献也属于乐捐形式,多少无所谓,也没有强势要求务必捐给行动党后,行动党的党员或议员才会给予服务,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

“行动党向民众募捐的情况在过去如此,现在就如何,未来也是如此,因为这是一种显示人民力量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