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闪电水患愈发频密 苏天仁:根本问题出在哪?

63

为什么古晋逢雨必成灾?我们该如何改革?

最近三年,古晋水灾泛滥已经成为常态,几乎每个地方都会爆发一次大雨。去年就在三里爆发严重水灾,三里地道成为湖泊。今年二月华人新年后数个甘榜成为灾区,三月头暴雨更是将包括Desa Wira区,Winning Height等数个小市镇淹没在污水之中。

排水问题一直是任何地方城市化之后必然会带来的问题。这是基于现代水泥建筑物以及地基,乃至公路都是采用不透水的材料,比如公路的沥青。因此,雨水便会往沟渠等天然或人工排水系统汇集,而不会流入地里,雨水集中过渡便造成水灾。这也是水灾被认为是“发展性天灾的原因”。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接受城市化,现代化的我们就应该逆来顺受接受闪电水灾成为常态。而闪电水灾是可以通过良好的制度避免的。

我在过去两年的时间内,每逢水灾必定亲自到访各个灾区,向居民了解当地排水的问题。绝大多数的问题基本上可以简单分为三项:

1. 没有沟渠或石灰沟渠

2. 沟渠坍塌或者天然沟渠污泥堆积

3. 沟渠完全被杂草,植物覆盖。

而居民经常向有关当局投诉,但有关当局的回应基本上不外乎是以下两种:

1. 预算不够。

2. 该沟渠并非在他们的管辖范围。

这里,我并不想把责任推给当权者。我亦不想再陷入“谁应该为砂拉越争取更多拨款”这样的口水战。我认为,从政者应该要有魄力提出解决方法,提市民解决问题。

因此,我想借着这次的机会,提出以下两个问题。

1. 为什么市议会/水利灌溉局(DID)会经常以以上两点来回应民众?民众发现问题后,为什么现在的政府体系无法快速为民众解决问题,为古晋市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2. 为什么明明联邦预算已经批准,却还一直说没钱,钱去哪里了?要知道,南市市长黄鸿圣亲口于2023年3月18日承认联邦已经拨款1.5亿给古晋防洪工作。

从以上两点,我们可以看到,整个防洪工作出的问题在于,我们没有”集中力量办大事“。古晋这些年的发展使到市民生活范围一直扩大到三马拉汉省,发展也一直向外扩散。而相信,古晋市的排水系统也是从市中心相连至其他卫星市,并排向同一个排水口,即砂拉越河以及其他河流。因此,政府应该做出以下改革:

1. 将古晋所有排水系统的维护,修建,乃至私人地的批准建设权力全部从市议会以及水利灌溉局(DID)独立出来,成立古晋市防洪/排水系统管理局,自此古晋大大小小的沟渠均由该部门管理。

2. 所有政府拨款,包括来自联邦以及州政府有关防洪以及排水的工作,全部交由新的古晋排水系统管理局。

如此,我们可以达到以下三个目标,

1. 集中权力,完成工作。该项目的公务员可以专心处理此项目,民众知道可以向谁投诉。

2. 排水系统专业化,所有排水系统的资讯,数据统一处理。不会出现现在市议会不知道DID几时会开工,或者是DID不知道市议会的工作进度。

3. 资金链简化。如今处理洪水的资金链过于繁琐,比如联邦拨款下来给到州政府,州政府下拨给地方政府,地方政府还需要下放给属下各别部门,再来竞标,过于繁琐,不利于效率。

古晋水灾解决之根本,不在于是否有钱(因为钱已经下来了),或是有没有工程计划,而是在于执行的效率,这一点,我们必须改革我们的行政体系,才能够确保防洪工程可以彻底落实,古晋人才能免于水灾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