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足火箭议员一年 砂州议会沦特权人士专属品

1833

砂拉越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说,黄庆伟州议员遭禁足州议会12个月,是砂州议会压迫在野党人民代议士的另一个“恶例”,再次凸显议会已变成特权人士的专属品,议员难以代表人民自由发言。

她说,从2006年开始,行动党的议员就时常遭到禁足的无理惩罚,当年基都隆州议员周政新仅是为了捍卫砂人民幸福家庭的价值观,而揭露了“中国娃娃”的事件,就遭到了对付。

刘强燕说,州议员曝露不利砂人民的事件,州议会不是先进行调查,而是急忙的禁足或对付为民发言的代议士,是目前由砂政盟/砂国阵“特权阶级”所操控,呈现出来的政治生态。

她强调,黄庆伟只是于2018年11月在州议会提出一个“以民为主”的小建议,形容议长不能以各种创意的理由,把在野议员的动议都拒绝,提议州议会进行改革即遭到对付,砂政盟的专制、霸道由此可见一般。

也是国会后座议员理事会(BBC)署理主席及二届国会议员的刘强燕强调,即使国会议员在国会中辱骂议长,也仅遭受1至3天的禁足而已。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黄庆伟州议员只是提议州议会进行改革,就被禁足12个月。

她认为,砂州议会较前朝巫统及国阵控制下的国会下议院更加专制丶蛮横及不讲道理,严重地限制了在野党议员的自由发言,以及无理的排除任何对砂政盟不利的动议,即使有关动议关系人民的福祉和权益。

她说,砂政盟今天在州议会中的高姿态,是从1970年就开始牢控砂州政府所演变成的后果。因着在过去49年来在野党的弱势,使州议会变成了一言堂,因此,在野议员只要触及砂政盟的敏感神经,就可能遭受对付,黄庆伟州议员仅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而已。

刘强燕认为,砂拉越要在民主政治及发展上取得进步,使广大的砂拉越人民受惠,必须从三方面着手改革,以除去霸道、专制的政治文化。

“第一是设立一个委员会,讨论改革砂州议会事宜,让朝野议员能够自由的为民发言,并纠正阻碍砂拉越进步的弊病和政策。在这方面,我建议砂州议会向国会学习,采取开放丶民主的方式,透过累积人民代议士的智慧,加强砂州前进的步伐。”

第二个建议是,砂政盟政府需将“以民为本”的精神真正注入执政文化中,这包括采取开放,全砂人民都能参与的经济政策。刘强燕国会议员指出,砂拉越在砂政盟执政近半个世纪后,沦为马来西亚最落后的州属之一,朋党与财团垄断了州内主要的经济领域是其中一个因素。

“最后一点是,砂政盟能够将人民的利益摆在首位,排除本位主义与党团利益而做出改变吗?相信广大的砂拉越人民都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不能。作为一个高高在上,为所欲为,控制砂拉越长达49年的执政党团,从砂拉越今天所面对的困境,就能够清楚的知晓他们的政治心态了。”

“我认为,在下届州选举中,进行政党轮替,让砂政盟政府成为反对党,是砂拉越摆脱政治专制的唯一途径。因为要一个执政了49年的党团放弃即得的利益,而在政治上做出改变,根本是不现实的事。唯有改朝换代,才能打破目前砂政盟专制的政治局面。我要真诚的邀请广大的子民共同来创造这个历史,为砂拉越带来新生的契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