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持透明问责何错之有? 林思健:沈桂贤将个人权益置于人民利益之前

818

行动党秘书兼上议员林思健指出,砂行动党会捍卫主席张健仁,在这事件上他是秉持透明问责的态度要求沈桂贤公开疫情期间是否负责任与透明的使用砂政府的拨款,若是首长阿邦佐哈里当初将拨款公平的分配予所有的州议员,肯定能够减低这期间出现的种种物资没有到位的情况。

这是首长所犯下错误的一步,他其实可以大方的将20万分配予所有的州议员,但是却没有这样做,在追问下还要面对官司,这就是沈桂贤和砂政盟政府的态度。

林思健说,在美里是陈超耀负责埔奕区,似乎没有任何一位砂政盟议员能够拥有现代化的思想,透明问政的心态公布这20万在领养的选区是如何分配,到底购买何物资与分配的地区,这些都没有隐瞒的必要。

他感到遗憾砂人民已经生活在水深火热,而那等不及出律师信的行动看在人民眼里这人似乎已经走火入魔和失去焦点。

“他不是把心思投入身为地方政府部长与灾难管理委员会成员之一的职责,专注于目前这个打击控制疫情与拟定标准作业及措施的工作,还在这疫情期间首先处理这起诉的事情,这凸显出非常狭隘的胸怀。”

林思健说,起诉在法律的定义上是每个人基本人权与宪法权利,砂这名部长大可在疫情过后才采取行动,这才会在人民眼里显得泱泱大肚与更为妥当,他目前这举动不合时宜也是非常的小气。

林思健本身是一名执业律师,他针对沈桂贤的律师在管制期间还可以出信这行动感到质疑,这情况是否有获得批准,若是没有,是在怎样的情况下作业,砂律师公会对这件事必须进行彻查。

“自从管制令后,律师非常清楚律师楼之间往来的信件几乎是零,主要大家都非常遵守,除非沈桂贤的律师有免死金牌可以豁免独家进行操作,也可以吩咐员工将信函送到张健仁府上,这行动是否获得当地警方首肯与批准,这显然有非常大的疑问。”

他促请身为律师者需要具备这个身份的基本道德与责任,因此必须公开他是否获得批准,他是在怎样的情况下作业,如何指示职员将信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