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幼儿园加剧社会阶级分歧 阿都阿兹促联邦撤回计划

69

针对日前社会发展局提议建设精英幼儿园一事,行动党峇都吉当支部主席阿都阿兹今日发文告给予严厉批评,这将加剧马来西亚整体社会的分歧。

他指出,社会发展局于日前9月29日透露,该项建议目前处于农村发展局的审查阶段,随后将提交内个会议进行评估。他更质疑联邦政府在指定针对农村孩童的幼儿教育政策上的公平性。

若国盟政府是公平对待全民的,那么它就该拒绝这项最近广受民众嘲笑的荒谬一提议。如若内阁通过此项带有“精英”标签的提议那么就意味着国盟政府未能建立一个公平、公正与平等的社会。

同时意味着农村的孩童未能在学前阶段提供民众一个受公平教育的机会。这种提议无疑将造成无产阶级与资本阶级的两极分层。

他表示,作为发展中国家,马来西亚该朝着幼儿教育民主化,从而提供平等的优质教育。根据世卫组织的说法,幼儿教育或幼儿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它是一个人的发展和成功的关键基础。幼儿教育中的战略见解强调环境质量,是一种囊括生命与探索的教育,这包括父母、监护人、家庭和社区都参与其中。

他认为,这需要各阶层的合作,为所有孩童提供一个平等且优质兼具建设性环境的机会。如果未能符合这些因素,那么建立所谓的“精英”幼儿园的目的何在?鉴此,“精英”幼儿园的建议已与孩童教育背道而驰。

希盟时期,为了实践幼儿教育民主化的愿望,内阁甚至成立特委会并入了早期幼儿教育机构中。这项计划在2018年11月由前妇女部部长,拿督旺阿兹查和行动党国会议员杨巧双所率领制定的。成立该委员会目的在于监督马来西亚孩童早期教育机构的建立与运作。

他说,国盟政府不应扩大孩童之间的差距,反之该努力提升孩童教育的质量。“精英”幼儿园单从民资上就具有歧视性,更别说着精英幼儿园的建议是临时起意,是仓促的。这并不是针对孩童教育的照料的解决方案。妇女部的新部长若不发挥他在此课题上的作用,将在农村还用之间造成更大的差距。

鉴此,他促请联邦撤回此项设立精英幼儿园的计划,以期在农村孩童中设立一个统一且平等的社会。

阿都阿兹是在移交千个口罩给四所坐落于峇都吉当选区的幼儿园后如此表示。

这些口罩分别交于Rose Jonathan Garau(Tabika Perpaduan Kpg Haji Baki的代表)、Rosema Lohem(Tabika Perpaduan Kpg Bumbok)、Stephanie(Tabika KEMAS Kpg Tematu)和Tapeng Kinot(Tabika Perpaduan Kpg Semeba的代表)。

他表示,分发这些口罩旨在帮助大马卫生部应对新冠肺炎的蔓延。同时,确保这些幼儿园师生有足够的口罩以保护自己。

阿都阿兹强调,行动党峇都吉当支部和实淡宾区国会服务中心都将尽力向峇都吉当周选区伸出必要的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