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教育高级部长的公开信

84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严重,确诊病例高居不下的当儿,惊闻联邦教育部高级部长拉兹吉丁宣佈上课日期,顿时让我和广大的家长忧心不已,而是否如期送孩子到学校上课,已成为我们人生中最艰难的选择。

根据教部长高级部长的宣佈,小学将分成两批在3月1日和8日返校上课,而中学则会在4月4日和5日返校。学前教育、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学生将率先在3月1日返校上课,三至六年级学生则在3月8日起返校上课。

这位国盟部长给出的理由何其荒谬,幼小生先上课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这些学生上课天数极为有限,并要让他们适应学校。这番言论与卫生部长喝温水治冠病、妇女部长要女性“模仿哆啦A梦”向丈夫撤娇、莫名其妙的新春和宗教聚集的SOP以及减少外国商团的隔离时间等言论及政策何其相似。

身为一个母亲,孩子即将上学前教育,我与许多家长拥有同样的心情,突然接获这项消息,以为又是“假新闻”,多方求证之下,证实这又是国盟部长的另一项罔顾人民健康和生命安全的一项政策,顿时感到愤怒、失望与惊慌,并寝食不安。

我们都曾经是学生,对上课的情况非常清楚,学校推出再严格的SOP,也难以全面避免学生之间会出现偶然的互动,更何况间中还存在与家长接触的因素。而新冠肺炎的病毒在近距离就能够传染,让人防不胜防。

为什麽政府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竟然让年幼的学子先上课,小学高年及中学的学生反而较迟,难道年幼的孩子抵抗力会比年长的学子更强吗?这项决策是以科学化和专业的意见为基础吗?

政府与教育部真的了解新冠肺炎的危险性吗?你们是否忙于权力斗争和争官位,而将国家最重要的根基,也就是“以民为本”都丢弃了?现在更牵连到学生的身上。

政府实施紧急法令,禁止国会召开,所给予的理由是疫情严重,然而我们相信真正的原因是国盟要保住政权,避免因内部的斗争和倾轧而倒台。而首相慕尤丁宣称国州议员可以优先接种疫苗,是因为人民代议士常会接触社会基层。

我们认为,学生在学校的接触层面同样的非常大,除了人数众多,他们更来自不同地区、不同的家,因此,染疫的风险绝对不可忽视。政府为什麽不优先替学生接种疫苗,就将他们推到“前线”去,尤其是年幼的学子?他们的生命与我们一样,同等的重要。

诗巫巴塞感染群人数突破2千,传染区域几乎遍佈整个砂拉越,且让诗巫成为国内死亡率最高的地区,足以证明新冠肺炎传染力的恐怖与可怕,这麽基本的逻辑难道部长都不了解?为什麽还要一意孤行?

而学校出现确诊病例也在砂拉越包括诗巫发生,除了学生,更有学生家长被检测出确诊而冲击相关学校的正常运作,与确诊者接触的学生已被隔离,导致全校学生、教职员及家长们人心惶惶。

学校的学生、家长来自不同的地区,一旦出现确诊病例,将让家长、老师和学生面对极大的影响,整个社会在抗疫上也会付出极昂贵的代价。由新冠肺炎已经侵入学府的先例来看,说明了局势已经渐渐失控,这是我们最感到担忧的事。

政府曾经承诺派发15万台电脑至今毫无下文,我们不希望这是教育部在疫情仍然严重的当儿,毅然下令复课的原因之一。

同时,因著新冠肺炎的肆虐,前线人员尤其是医疗人员的支撑已经到了临界点,学校恢复上课,我们担心会使疫情进一步恶化,最终导致医疗体系崩溃。

诗巫爆发这一波疫情后,因著确诊人数暴增,医疗设备已经“捉襟见肘”,当局甚至发出要求私人界捐赠物资的呼声,这是我们关心及担忧的另一件事。

我们不希望再因任何不当的决策,加剧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染,以及前线人员的负担。当局最近拼经济的行动,让人产生“生命诚可贵,经济价更高”的错觉,这显然是逐末求本的做法,疫情严重,又何来的拼经济?

我们希望政府和教育部以“同理心”来看待家长的忧虑,收回成命,尤其是年幼学子优先上课这项荒唐的决定,而採取更科学化和专业的方式,来进行最有效且安全的教育工作。

在抗疫行动中,领导人的言论荒腔走板、政策朝令夕改、执法双重标准,显然是政府部门之间缺乏协调与合作所造成。在国难当前,我们呼吁政府加强跨部门之间的合作,以贯彻有效抗疫、防疫为首要的工作。

砂拉越政府一再强调自主权,且砂拉越的疫情是由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来负责,我们呼吁砂拉越政府在教育这一个领域,也发挥自主权的作用,做出更有利于学生健康与安全的决策,而非盲目的跟随联邦的决定。

在医疗上,砂拉越政府也应发挥自主权的力量,即时拨出款项添购足够的医疗设备、物资及疫苗,让砂拉越早日战胜疫情,振兴经济,人民恢复正常生活。

同时,基于砂拉越,尤其诗巫的疫情非常严重,且出现社区感染的现象,既然砂拉越政府经常声称拥有300亿令吉充裕的储备金,在人民健康与福祉的前提下,无症状、无接触者检测需付费的国家政策,不应在州内人民身上实施,因为“纳税钱必须要用在刀尖上”!

有鉴于此,我恳请教育部长高抬贵手吧!为了保障学生不会面对被感染的风险,必须要重新评估学生们是否真的可以上学。让我们一起保护国家未来的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