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价格机制从前朝存在至今 火箭促符祥威开炮前先做功课

1423

砂民主行动党促请人联党青年总团秘书长符祥威在开炮前做好功课,油价自动价格机制(APM)早在1983年,即人联党当政府时就已存在,而有关机制也是许多国际石油公司所同意的计算法。

砂行动党国州议员张健仁的特别助理沈杰龙今日发文告指出,符祥威在没做好功课之下,多次挑战希盟油价计算,突显出他的无知,更是纯粹为了捞取廉价政治宣传的做法。

“人联党青年总团秘书长符祥威多次挑战希盟油价计算,他似乎不知道自动价格机制早在1983年,即人联党还在朝的时候就已存在,而有关机制也是许多国际石油公司所同意的计算法。换句话说,符祥威是在没做好功课之下,纯粹为了捞取廉价宣传而下挑战。”

沈杰龙说,我国政府在2014年12月时,当时的前朝国阵已议决停止津贴燃油,使用自动价格机制计算RON97、RON95汽油及柴油价。

他反问符祥威人联党在朝这么多年,符祥威当时怎么不去挑战前朝国阵去公布油价计算?直到现在成了反对党后,才来对质希盟政府,显然为了达到自己个人议程去捞取政治资本。

他说,新希盟政府为了体恤人民的生活负担,在上台后就重启津贴燃油制,也针对国内的RON95汽油及柴油价格设立顶价,分别维持在1公升2令吉08仙及2令吉18仙,旨在确保人民不会因为受到国际原油价格浮动涨幅而影响。

至于RON 97汽油是没有津贴的,因此,RON 97油价乃是根据国际油价。按照自动价格机制,新加坡普氏能源平均估价(Mops)及令吉兑美元汇率,是影响油价两大主因。由于燃油价以美元计算,汇率变动也势必影响燃油的最终零售价。

政府在燃油价格上采用的自由价格机制,这个算法也是国际石油公司所同意的计算法,符祥威在没有认真去了解整个自由价格机制下,就贸然向希盟下挑战要求公布油价计算,表示了他根本没有在做功课。

我国政府在估算燃油最终零售价时,也必需考虑4个固定成本方向,包括(1)普氏能源平均估价,跟石油公司从提炼厂购油之间的差价,内行人称之“Alpha”;(2)燃油运输及储存等营运成本;(3)石油公司盈利;及(4)油站业者盈利。

马来西亚虽然出产原油,但是国内没有足够的炼油厂应付国内市场需求,因此必须向外国的炼油厂进口RON 95、RON 97和柴油。

沈杰龙强调,如果没有换政府,按照前朝政府的自由浮动机制,今天RON95油价将会是每公升2令吉51仙、柴油是每公升2令吉48仙。而政府每星期提供的汽油津贴是高达1亿3300万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