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矮化放弃英文教学 砂拉越英文水平程度大降

723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副主席黄拔明指出,在1963年大马契约下,砂拉越有权在学校使用英语。

他质问,到底1963年大马契约发生了什么事?在1963年大马契约下,它是至高无上的及它是不能在国会任意修改的。

当草拟大马契约时,它很清楚地说明及倡议,由于马来亚比砂拉越及沙巴发展先进,也要保护较落后的砂拉越及沙巴的发展。这就是为什么砂拉越保留许多条款,包括不允许马来亚人移居砂拉越及马来亚人在这里做生意,以致我们有个别的移民政策。这也为什么,除了马来亚外,其他地区在国会拥有三分一之议席。

黄拔明指出,在1963年大马契约下,砂拉越保留英语为第二官方语言。有鉴于此,我们要拥护英语的使用才对。

原本砂拉越人拥有很高水准的英语,但是现在的英语水平低至政府须要花费数亿令吉来建设国际精英学府。砂拉越基金局国际精英学府的建设目的是政府要提升英语的水平。

“我们在此要强调的是,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下,长久以来,已成为”继子”。英语的程度已下降,我们的中小学学校设备是严重地不合格的。”

黄拔明说,我们要向砂人联党/砂政盟/国盟(SUPP/GPS/PN)发出强烈挑战,下放英语政策的权力,使教育从小学至大学成为砂拉越的事务。

在许多英联邦国家,包括加拿大及澳大利亚,教育是州的事务。为什么砂拉越不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