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知做不到却不愿希盟做到 GPS一手将修宪胎死腹中

1478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刘强燕国会议员谴责砂政盟再次“背叛”砂拉越人民的意愿,与巫统及伊斯兰党联手阻止《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通过,导致修宪在二读环节遭驳回。
 
她说,尽管砂首长阿邦佐哈里宣称砂政盟会支持《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然而,在第一读时,这个由砂国阵前身组成的政团,就跟随“前主子”巫统与伊斯兰党的步伐,群起反对。
 
也是南兰区国会议员的刘强燕说,经过希盟国会议员的协商,《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的修宪内容,即联邦宪法第1(2)条文已经回归MA63的精神,然而,在二读过后的辩论环节,砂政盟的国会议员仍然没有给予支持。

刘强燕指出,砂政盟从前朝国阵时期就不停的强调还原砂拉越在MA63的原本地位,甚至在前几天砂政盟领袖也不满修宪的措辞使用,令修宪没有还原到位,而希盟也听取各造的意见,将修宪措辞修正至MA63的最初版本,但砂政盟还是诸多借口推翻修宪。

“砂政盟一直都在高喊争取还原砂拉越在MA63的原本地位,尤其是已故前首长阿德南生前也多次强调还原程度必须是不多不少(no more no less),连副首长占玛欣日前也发表过相同的论调,但还是事与愿违。”

刘强燕表示,希盟如砂政盟所愿完整还原在MA63的最初版本,砂政盟却没有做出明确表决,让修宪白白流产,更是让砂拉越人满心期盼和心血付诸于流水。

“砂政盟已经没能好好照顾砂拉越的地位和权益,也与已故阿德南的遗愿和托付背道而驰。”

刘强燕也说,本身多次提出修宪,但是GPS完全不受理。现在,希盟上台不足一年时间,就决心修宪恢复砂拉越在MA63的地位,就因为希盟说到做到,砂政盟才会想方设法的去阻止希盟修宪,以不表态也不支持的形式将修宪动议推翻。
 
“沙巴首长沙菲益在进行辩论时都表达了支持的意愿,足以证明联邦宪法第1(2)条文的修宪符合砂拉越与沙巴的意愿,显而易见的是,砂政盟的不支持,是以本身的政治作考量,尤其是针对将于明年或后年举行的砂拉越选举。”
 
《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的修宪只获得138票赞成丶0票反对,59人没有投票而遭驳回。修宪必须获得148位国会议员的支持才能通过。
 
“我并没有冤枉砂政盟,投票的数字清楚的显示,他们并没有支持已经回归MA63精神的修宪,让砂拉越失去早日恢复地位的机会。我对他们仍然口口声声宣称维护砂拉越权益的做法感到不肖,此种无视砂拉越广大人民权益的做法,有资格说是为了砂拉越吗?”
 
“我相信广大的砂拉越人民都感到很失望,因为砂政盟从修宪开始的第一步,就已经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共同进退,他们心系旧主,并与巫伊共同进退的政治意愿昭然若揭。而所谓退出国阵另组砂盟,只是为了本身的政治利益,企图混淆砂拉越人眼光的障眼法吧了!”
 
“我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土保党与人联党等,在1976年会全力支持修宪,将砂拉越由邦降为州,因为一切都是为了本身的政治利益,而所谓的争取自主权只不过是企图欺瞒人民,获取支持的政治戏码而已。”
 
刘强燕国会议员促请砂拉越广大的人民看清砂政盟/砂国阵(前身联盟)的真面目,他们从1970年至2018年漫长的岁月当中,与巫统合作之后,送出了多少砂拉越的权益,这种做法真的是为了砂拉越人民吗?
 
“我认为,唯有终结这个长达近50年的政权,推动政治改革,砂拉越才会有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