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巨额外包顾问公司监督道路工程 杨薇讳促砂政府交代

1410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质问砂州政府为何要花费额外巨款来外包OPUS顾问公司监督砂拉越来耗资110亿令吉的砂拉越沿海道路网和第二主干道路的工程?

因此,她呼吁,砂政府有必要针对此课题一一做出清楚交代,毕竟这乃涉及纳税人的钱,以示证明砂GPS实践诚信、透明及问责制度,进而更希望看到有不负责任单位有机会中饱私囊。

据她了解,砂政府日前支付第一阶段总值5000万令吉来聘请UEM Edgenta有限公司旗下的OPUS顾问公司来监督耗资110亿令吉的砂拉越沿海道路网和第二主干道路的工程。这两项大型工程将会以分阶段进行,预计8至10年内完工。

无可否认,上述两项道路工程是大型发展项目,会为砂州带来益处,而人民也会从中受惠。

她进一步说,在总值110亿令吉的道路发展项目当中,砂政府准备就绪发放近2亿令吉款项启动工程,相等于工程总值的1.5至1.8%。

在工程配套第一阶段,单是咨询费用就占了5000万令吉,而且是是由砂拉越人民买单,实在是离谱!

“砂政府为何要委任非砂拉越本土公司的OPUS顾问公司,作为该两项道路的工程管理公司(PMC)?还是砂政府认为OPUS管理公司有它的特别之处,是砂基本设施发展与交通部、砂公共工程局、及砂本地顾问团队远不及的能力?”

她说,砂公共工程局分局遍布全砂,包括古晋、美里、诗巫、民都鲁等,若OPUS管理公司代表了砂公共工程局掌管了有关道路工程的监督工作,这是否意味着砂公共工程局没有合格人士着手处理现有任务?抑或砂公共工程局没有能力接手任务?

“多年来,砂拉越的基建设施工程一直是由砂公共工程局监督执行,为何现在砂政府决定委任外包工程管理公司去接手砂公共工程局的工作,甚至要求所有本地顾问公司向OPUS顾问公司做出汇报?”

杨薇讳是于今日在砂州议会参与州元首施政御词辩论时,如是指出。

她也问砂政府,为何今年还需分配1000万令吉拨款用作砂公共工程局员工出差沿海道路网工程的费用?

“如果沿海道路网工程的监督工作外包给OPUS顾问公司,那么为何砂政府还需要为砂公共工程局员工分配1000万令吉拨款作为出差费用?”

杨薇讳也向砂政府质问,OPUS顾问公司的确切工作范畴是什么?同时要如何确定外包管理公司的工作不会与砂基本设施发展与交通部、砂公共工程局、及本地顾问团队的工作出现重叠?

“像OPUS这样的公司如何帮助节省砂沿海道路工程的成本?砂政府又如何收回已支付给OPUS的数额?砂政府都必须作出清楚交代!”

此外,杨薇讳也要求砂政府解释是基于什么标准去委任OPUS顾问公司?在遴选的过程中,是否有考量到其他顾问公司?

与此同时,她也提问,委任OPUS顾问公司是否透过政治关系?或者是通过亲信关系?到底是如何完成遴选过程?谁有这决定权委任工程顾问公司?还是通过相关委员会去委任OP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