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若拿出争取诗巫心脏中心证据 黄培根挑战人联党退出此次砂州选

807

黄培根挑战沈桂贤,若诗巫民主行动党拿出争取诗巫心脏中心列第12大马计划的卫生部公函以及测绘图等证据,不仅要程明智道歉,更要人联党退出来届砂拉越州选以向全砂拉越人民谢罪。

回应砂人联党柏拉旺助选团昨日所发出文告要求黄培根拿出诗巫心脏中心的证据并抹黑民主行动党所争取的诗巫心脏中心仅是“嘴巴说说”,黄培根批评砂拉越首长政治秘书程明智做人应该敢作敢当,别做缩头乌龟。

若程明智有意挑战我,那就请别偷偷摸摸的躲在一个 “柏拉旺助选团” 后面,而是当面出来向我提出挑战。难道说只做政治青蛙还不够,你现在还希望加上一个缩头乌龟的称号?还是因为被指出太常误导人民又不愿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所以只好借用别人的嘴?”

黄培根指出,诗巫民主行动党已关注砂拉越医疗资源分配不足问题并争取诗巫心脏中心许久,而在2018年希盟执政时,诗巫民主行动党更是马不停蹄的准备相关文件。在2018年8月15日,诗巫民主行动党已会见当时的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并提呈了诗巫心脏中心以及癌症中心的报告书。而在2019年3月18日也向希盟联邦政府卫生部长组祖基菲里正式提交一份完整的提议书。在2019年4月,黄培根则收到来自卫生部的正式复函,表示卫生部将会将此计划纳入第12大马计划。

“在砂拉越国阵执政的58年里,人联党对于砂拉越医疗资源的不足以及州内的资源不平等分配连个屁都不敢吭。而我们民主行动党在开始执政的短短一年内就已争取到将诗巫心脏中心纳入第12大马计划,这是人联党连做梦都不敢想的。砂拉越,特别是中区的80万人民可看到的人联的悲哀,他们不为砂拉越人民争取,靠的却是攻击反对党来博取廉价宣传以巩固自身利益。”

黄培根指出,无论是来自卫生部的公函,又或是行动党与当地建筑师以及诗巫医院经过数次会议并提交给联邦政府的绘测图等证据,行动党自然有保存,以准备随时向联邦政府争取并跟进。

“但是在我回应程明智并公布这些证据前,我挑战他,若我拿出了这些证据,他是否将会退出来届州选,打包行李回去古晋。因为我们诗巫人民不需要他这种在数年前就已放弃诗巫,将诗巫的住家变卖,更全家搬迁至古晋,却又在选举时喊着 “诗巫是我家乡” ,厚着脸皮回来诗巫竞选的三流政治人物。”

“程明智如今回到诗巫,无非是为了回来对诗巫的民众落井下石,奚落诗巫在砂国阵/砂政盟58年的执政下有多么的落后,更将发展的停滞方便地怪罪于反对党。全世界脸皮厚得可理直气壮将发展问题归咎于反对党的政府也真是屈指可数了。”

此外黄培根指出,沉桂贤作为人联党主席,是否愿意承认砂拉越58年以来的发展落后正是因为砂国阵,也就是如今的砂政盟的失败。

“人联党不仅是砂拉越执政了58年的州政府成员,在马来西亚联邦政府更是执政超过56年的执政党。砂政盟在拉垮希盟,回到巫统以及伊党怀抱时,人联党若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党,更是现今联邦及砂州政府,那就应该拿回我们民主行动党所争取到这些计划,而不是任由国盟中止这项计划,却事不关己的在一旁热嘲冷讽。”

“很遗憾的,我们看国盟及巫统重新执政的这20个月内,不但没看到砂政盟利用造王者的身份向国盟政府争取更多,反而看到人联作为砂政盟的说客,将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执政22月的希盟政府,试图转移民众对于砂州政府防疫的失败、日益猖狂的种族宗教极端以及贪污腐败的注意。”

“我希望砂拉越,特别是中区的人民可以看清整件事情,尤其是人联党的失责以及行动党的努力以及行动力。民众来届州选应善用手中的一票,才能真正的改变砂拉越以及诗巫,而不是像某些人试图欺骗民众的那样, “投谁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