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席分配连自身选区都保不住 杨薇讳:历史告诉我们人联不可信

189

行动党朋岭区准候选人杨薇讳强调,人联党在GPS分配选区上,再次表现出窝囊的态度,已成为砂拉越政治的笑谈,一个连本身选区都无法保住的政党,它所谓的承诺和政治宣言还有可信度吗?

在广大人民权益及大是大非的事务下,以人联党此种弱软的表现,人民甚至相信该党会采取像马华一样的做法,借着“尿遁”丶“装病”或“请假”将自己置身事外。

亦是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的杨薇讳指出,人联党主席沈桂贤用“震惊、生气与难过”的藉口来评述该党所属的都东州选区落入民进党手中,是真的令人“震惊”,这反映出他似乎不在GPS里面,以及人联党在GPS内没有任何决定权,包括了这次州选举的人选与选区所属权。

这已非人联党首次默认GPS对该党选区的任意支配,在2016年州选举,人联党的都东丶巴湾阿山丶柏拉旺丶埔奕的出战权就落在非国阵成员的联民党(团结党)手中,沈桂贤当时就无视该党基层的情绪,选择了无条件的妥协。

人联党也许可以强辩,联民党原本是该党分裂出来的,与它相争具有一定的政治依据,但是民进党又与该党是什麽关系呢?竟然双手将都东选区“奉上”?抑或存有不为人知的“内情”?

对人联党而言,都东区具有非凡的意义,它首次由已故元老江仲宵取下,虽然曾落入国民党手中,然而,从1987年起至2011年,一直由该党掌控着。

“既然人联党对这麽一个重要的选区说弃就弃,广大的人民,尤其是华人,已经难以期望及相信,在利益与权势的前提下,人联党会挺身而出维护族群的利益与权力。今天砂拉越公务员的雇佣,远远无法反映出种族的比率,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58年以来,人联党跳票的事件已多不胜数,因此该党在选举中任何的承诺或宣言,皆只是“捞取”选票的政治伎俩而已,没有任何的实质意义,因为该党在GPS里几乎没有发言权与决定权。该党於2016年州选中信誓旦旦的副首长人选宣传,相信石角的选民仍然印象犹深。

她表示,GPS早已变成一言堂,在收拢了成员党跳槽的人数後,土保党早已议席过半,一党独大,其它成员党几沦为“橡皮印章”的角色,这也是为什麽人联党无法保住都东与曼旺选区的主要原因。

杨薇讳说,砂拉越的政治历史早已清楚明示,人联党已成为土保党分裂及压制华社政治力量的一个工具,从选区划分至分配,尽管GPS高层(砂国阵)的决定多麽不合理,人联党却一律照单全收。甚至人联党的内斗与分裂,背後也有友党高层的影子。

在GPS与历任首长强势的霸权之下,广大人民看到的是,人联党只能一味的妥协,甘之如饴,毫无怨言的接受所有被分配的官职与选区,并且扮演安抚不满情绪的角色,华社还能信靠这样的政党维护及争取族群的权益吗?

事实上,历史告诉我们,GPS与人联党皆不足以信赖,1974年,他们辜负了人民对他们的委托,将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燃气送给联邦;1976年,他们把“邦”的权力送上,让砂拉越降为一个州属;2012年,他们甚至将近海的权力交予联邦政府等等。

杨薇讳呼吁广大的砂拉越子民,不要再被GPS的政治花招与伎俩所迷惑,以避免我们更多的权益,在利益交换的情况下被“送出”,而砂拉越与人民却成为了最大的输家。

同时,在GPS支持之下入主布城的巫统与伊斯兰党,目前对砂拉越“虎视眈眈”,我们难以保证类似“奉上权益”的事件,不会在足够利益的前提下再次发生。

“为了砂拉越以及下一代的前途,广大的人民应该主动的起来,运用手中的基本权力,捍卫我们的权益,阻止GPS与人联党再利用人民所赋予的权利,予取予求,将砂拉越推向更艰困的窘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