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巫发展与15年前无异 黄培根:这是被GPS边缘化的后果

1740

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直言,砂州政府的无能是导致诗巫失去了发展的主因,年轻人被迫离乡背井去外地工作,栽培出来的精英也在外地为他人服务。尽管行动党议员在砂州虽然是在野党的议员,但也从来没有失去为人民争取更多权益的责任。

黄培根指出,诗巫已经15年没有一条新的道路,诗巫目前拥有的道路也是千孔白洞,诗巫主要道路旁的水沟还是几十年前的水沟,至今连一个高架桥都没有,这些都是因为砂州政府把诗巫边缘化的后果。现在首长却说“要发展诗巫得有蓝图”,证明砂拉越GPS政府的无能、无知与无用。

他说,砂州政府自从成了反对党州属后,唯一能够高唱的是西马联邦政府亏待砂州、砂州许多发展项目被希盟联邦政府斩腰等等,但GPS却不敢告诉砂拉越人民为什么在他们执政几十年后砂拉越变成如此落后。很明显是首长希望用以西马打压论述来转移他们出卖砂拉越权益的视线及他们执政的失败。

砂拉越丰富的资源被砂国阵/GPS与他们的朋党垄断,从木山资源、州土地、政府工程及市场经济都被他们瓜分,而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则越来越艰苦。

砂拉越的石油天然气被砂拉越国阵双手拱让给联邦政府,得到的开采税只有区区5%,砂拉越原本邦的地位也被砂国阵政府抛弃贬成13州之一,几乎所有在MA63下的砂拉越权益都差不多被砂拉越本土政党的国阵成员党出卖和断送。

黄培根也说,曾经砂国阵的势力是可以决定联邦政府的政权,可是砂国阵政府只顾及本身领袖的私己利益而失去替砂拉越争取应该得到的权益。

“记得在2013年大选后,国阵得到140个议席,其中砂国阵替他们得到31个议席,如果砂国阵退出联邦国阵那么国阵就失去了政权。小弟曾经在砂州议会要求砂国阵以退出联邦国阵来作为与联邦政府重新谈判砂拉越的地位与争取更多的发展资金,可是那时候我们已故首长阿德南却不敢向联邦政府摊牌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黄培根表示,GPS领袖打算以“以前我们来不及参与,未来我奉陪到底”来忽悠砂拉越人民,试图把他们出卖砂拉越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可是,砂拉越人明白砂国阵在2018年大选过后退出联邦国阵是因为他们知道经过509的改朝换代国阵是一个破摊子,而不是真的与国阵切割。

“看看在今年希盟政府为了归还砂拉越的权益在国会题呈联邦宪法第1(2)修宪时候,砂拉越GPS不是与砂拉越人民站在一起而是与巫统及伊斯兰党同手拒绝了希盟政府要归还砂拉越在MA63中的同等伙伴关系。”

更甚的是,砂州政府也对他们与纳吉狼狈为奸造成1MDB的世界最大金融丑闻只字不提,他们也从来没有谴责过纳吉,他们的诚信不值一文。

如果在2013年砂国阵退出联邦国阵,或许1MDB和1MDB所牵扯的许多经济问题就没有如此严重,他们在2016年砂拉越州选还口口声声说“纳吉是马来西亚最好的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