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巫市议会主席职仍悬空 黄培根:诗巫又成GPS政治角力牺牲品

1713

砂拉越行动党暑理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文告:

诗巫又成为GPS成员党政治角力的牺牲品。

随着全砂新届市县议员已进行宣誓,诗巫市议会主席之职却可以暂时悬空令许多人民感到不解。

砂拉越政府地方议会的任期原本在去年已经到期,可是经过两次的延长任期限至今年6月30日。这意味诗巫市议会出现领导真空的状况。

没有领导的地方议会状况是否对市及县村议会的操作造成问题,是否面对解决民生问题出现问题,是否对纳税人民带来不便,是否影响地方议会以后的地位?这些好像都不在当权者与GPS政党领袖的考虑范围里。

诗巫几十年来面对的问题相信诗巫人民都明白,从基本设施、道路系统、水沟系统、交通系统、教育发展、医疗设备等等问题,都已经告诉诗巫人民我们被砂拉越政府遗忘了。

可是偏偏砂拉越政府与砂拉越政盟的领袖们都“看不到、听不见与说不得。” 他们只会在大选来临时于夜间摸黑赶工提升一些道路,甚至大派政治糖果,承诺诗巫人民将诗巫升市等。

从以前诗巫人联党拥有砂拉越第一副首席部长,到后来人联闹分裂成立AB派系,到黄顺舸离开人联成立新政党,始终还是亲国阵的联民党,而诗巫的发展只是政治与政党作为他们权力角力战的“口头禅”。

曾几何时诗巫从砂拉越第二大城市变成一个被边缘化的市镇?我们拥有天然资源,我们也有土地,我们有最努力及敬业的人民,我们拥有敢拼的企业家,我们也有庞大受高教育的年轻人民众,可是偏偏我们砂拉越政府认为诗巫必须被边缘,诗巫不可被发展。

砂拉越首席部长日前参加一个社团的晚宴上语出惊人的道出“要发展诗巫有难度,我们需要有蓝图。” 他不经意的承认诗巫没有一个发展蓝图,他也告诉诗巫人民诗巫发展根本不在他们的计划中。

我们的副首席部长詹姆斯玛欣也在州议会回应我的提问时,直接承认诗巫连一个交通蓝图都没有,请问在这地方发展基本条件匮乏之下,诗巫如何有发展?

诗巫市议会在地方发展中扮演最吃力与重要的角色,他们不仅负起解决地方上的民生问题如道路维修、水沟清理、道路交通系统、地方上公共卫生、甚至民众安全等,这些只是普通老百姓所了解的。

更重要的是,砂拉越市县议会每年也必须向砂州政府提呈地方发展大蓝图、交通发展大蓝图、财政收入规划的计划、议会人力资源的需求、地方议会的硬体与软体设计等,包括各团体、族群、企业等的要求。

在发达及民主的国家,地方议员都是民选出来的,他们必须向人民交代,他们要面对竞争如何带动发展,如何成为最好的城市,如何争取更大的资源,如何成为人民的骄傲。比如纽约市长的权力比一些州的州长更大,尤其是他掌管了许多资源以照顾人民的日常切身问题。

砂州政府如果还是以他们成员党的利益为上,不顾地方发展与人民诉求的根本,那么砂州地方政府管辖的市县议会永远不能代表纳税人,而是他们的“政治主人” 利益。诗巫与许多砂州市镇的发展就是最好的佐证。

砂州政府是时候停止以政治委任方式来治理我们砂拉越,我们应该成为马来西亚第一个恢复地方议会选举的州。唯有通过民选方式产生的市县议会才能成为代表地方上人民,真正贯彻以民为主理念。

我们呼吁砂州政府不要把诗巫人当成傀儡看待,不要把诗巫人当成政治角力的牺牲品,不要把诗巫的发展当作只是大选的口头禅。

如果砂州政府觉得没有人可以胜任,那么把民主第三票还给我们,让我们决定地方议会议员的阵容来服务我们,及规划我们未来的发展。

砂拉越行动党暑理主席
柏拉旺区州议员
黄培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