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巫治水计划工程延缓导致水患 丁永豪勿要试图推卸责任误导民众

113

针对日前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在报章上的言论,砂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的特别助理周俊毅对此深表错愕。

周俊毅说,丁永豪的言论极具误导性且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砂政盟从国阵时期在众多大马计划下,诗巫治水一直进展缓慢。眼看马上进入第12大马计划,而落在第11大马计划,从2015年至今的第三期治水工程至今都未能完成。这间中存在工程进度问题至今为何 不见房屋及地方政府追责?

“身为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应深知诗巫民众多少年来遭遇水灾所面临的损失有多大。然同为人联党的代表,不见其进言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的党魁追责工程进度,却将矛头指向人民代议士?”

他直言,丁永豪的言论极具推卸责任与误导民众的嫌疑。

周俊毅举例称,武吉阿瑟曾位列诗巫第三期治水计划中,可最终却不知何缘故,该区拨款被引向他处。原本的第六道排水闸不能如期建设,还被抽离了计划。而砂行动党州议员追问水利局后得知这个计划是前朝政府修改的。

“这前朝可是有着砂国阵的影子,而人联恰巧身在其中。不知能作何解释。”

他补充,真正利民的计划在砂政府眼里可能就是那屁点大的事。但论及各种天马行空的白象或吹牛计划时,他们都非常热衷。

“50多年的水患困扰至今未能解决,实则也印证了砂政府的失败。什么砂拉越优先都是废话,因为事实摆在眼前,这些多年困扰民众的问题砂政府都不着力去解决。”

周俊毅不无感慨说到,为了掩盖自身的无能,这些地方政府势力,包括地方议会只能将责任推向议员身上。

“事事议员解决,这些地方议会为何成立?何不就地解散,省得有人整天顶着市议会、市议员名头只干着党工给党宣传,以骂反对党为己任,还能获得各种头衔。”

周俊毅吁请丁永豪,若真为民就该上紧发条,与房屋及地方部紧密联系。为原本早该结束的第三期治水计划努力监督。更该追问原属武吉阿瑟的治水拨款引向何方,毕竟那里多个地段都是诗巫水患黑区。

近期,砂拉越选举更是喧嚣尘上,可见这些在政府部门里当官的只顾着自身权益,却对民生问题嗤之以鼻。

鉴此,周俊毅建议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和砂政盟将精力先搁在解决民生问题上。而不是一个治水计划从上一届选空谈至下一届还在当成政府选举谈资。

周俊毅
砂行动党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特别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