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巫疫情严重医疗物资匮乏 反映了多年诗巫医疗被边缘化

95

诗巫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再次确认了诗巫医疗体系这些年来被边缘化的丑陋事实。今天诗巫处于新冠危机之际,诗巫人已经付出了遭受不只联邦政府,甚至是砂拉越卫生部如继子般对待的最终代价。

在今年 1 月 9 日,砂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部长拿督斯里沈桂贤医生曾说,为了改进砂拉越的医疗服务,有必要将公共卫生服务分散化。我赞同他的说法,联邦政府在我们的医疗体系里是已经失败了。而且,在古晋以外的政府医院,不只是联邦政府让我们失望了,砂卫生部也忽视了我们,诗巫医院就是其中受忽视之一。

这么多年以来,砂卫生部过于将权力、资源和人力集中在古晋的砂中央医院,大多数来自布城分配给砂拉越的拨款和物资流向砂拉越卫生局或驻在砂中央医院的专科,再做进一步的分发。

很遗憾的是,很多时候这些发放是不公平的。在诗巫、美里、民都鲁和泗里街这些主要医院,经常必须通过本身的管道去寻求购置医疗器材,尤其是医院亟需设备的资金。

新闻报导有关诗巫和美里两间医院进行拭子测试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器(PCR machines)皆是来自私人捐赠就是一个明显例子。也有报导指民都鲁两间实验室也是由公众捐款下设立。为什么这些古晋以外的医院必须自己寻求资金来源,以添购医院的设备?

以诗巫是现有砂拉越新冠疫情的中心点,两台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器是不够用的,因为据报告称每天还要安排寄送 1000 个样本到吉隆坡和古晋进行检测。砂卫生局肯定知道的是诗巫医院需要更多台的检测仪器,不止是检测新冠病毒,也可以对其他生物进行更快速和准确的测试结果。其实,在爆发新冠疫情之前,鼠尿病、结核病、肝炎,艾滋病、肺炎、脑感染等患者,可以根据医生的经验进行了临床治疗,否则要等待从吉隆坡或古晋几个星期才寄回来的检验报告,然而在等待结果的过程中,患者可能死亡,又或者准确结果还未出炉,因误判和错误治疗而送命。

除了拨款和物资,古晋以外的人民在过去这些年来,也被剥夺了享有专科医疗服务。当砂中央医院挤满专科医生和副专科医生时,诗巫、美里和民都鲁医院却一直面对专科医生短缺和被专科医疗服务排除在外的问题。

即使当前爆发疫情,砂卫生局也无法安排一个传染病专家来诗巫医院协助处理新冠病患。此外,很多患者有肾脏和/或心脏并发症,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至今没有一个肾脏或心脏专科医生派来诗巫医院协助诗巫人民。

是否可能因为缺乏专科医疗导致诗巫医院新冠患者的高死亡率?自从今年 1 月初爆发巴塞感染群(Pasai Cluster),砂拉越迄今的 69 个死亡病例中,诗巫占了 41 宗。

诗巫医院今天遭受的苦难,是联邦政府和砂卫生部长年来的忽视后果。在发生巴塞感染群之前,砂卫生局没有在古晋以外的医院做出应对爆发疫情的准备。当这些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尽最大能力应付疫情时,在缺乏人力和物资下,所受到的局限性是可以预见的。

我代表诗巫人民,尤其是面对新冠疫情,身心、情绪和经济上受严重影响者,呼吁砂卫生局立刻部署经验丰富的专家,如传染病专家,肾脏和心脏专家,连带更多护士和医药助理到来诗巫医院支援,渡过未来剩余的疫情难关。

为了达致长远目标,砂政府应该推动布城下放权力,以允许砂卫生局拥有自主权,可以自行决定分配专科医生和高级卫生官员到砂拉越的任何一间医院,以及他们的擢升和拨款消费发放。唯有如此,砂拉越的医疗体系才有机会获得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