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疫苗资金已追加至50亿令吉 为何还打国家信托基金主意?

920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表示,砂政盟应立即阻止国盟政府动用国家信托基金(KWAN)的资金来购买新冠疫苗的举动。 KWAN是从马来西亚自然资源的收获中收集来的储蓄基金。截至目前为止,所有资金都来自国油,总资产值超过170亿令吉。它原是为我们后代所保留的基金。

“即便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政府也未曾动用这笔资金。”

砂拉越作为主要的石油生产地之一,贡献了很大一部分储量。在马来西亚面对石油枯竭时,这基金就象征着战略性储备货币。砂政盟应以其造王者,阻止国盟不负责任地使用KWAN的基金。

他指出,砂政府应行使其政治权利以维护砂拉越人的利益。将其付诸行动,要求国盟政府立即重新召开国会会,以允许国会对KWAN的使用进行监督,以及兑现首相的复邦承诺。

慕尤丁政府利用紧急状态下的漏洞,没经过国会批准,就直接修改1988年国家信托基金(KWAN)法案(第339号法案),以允许他们将其用于购买疫苗与相关的支出。

陈国彬说,砂拉越作为平等地位伙伴,更是国盟政府中的造王者,为何没有质疑先前国会批准的30亿令吉的使用情况?根据国盟政府的说法,这足以为83%的马来西亚人接种疫苗。国盟政府更在随后在未通过国会审批将该数字追加至50亿令吉。

“疫苗价格涨幅那么惊人吗?昂或说由于大流行导致马来西亚人口也突然增加了66%?,从3300万增加到5500万?”

如今,甚至那50个亿还不够,国盟政府还准备动用170亿的国家信托基金(KWAN)?

身为造王者,砂政盟难道不应要求适当的“白纸黑字”在国会记录下通过?砂拉越人有权知道谁将从这50亿和价值170亿的KWAN国家信托基金中获益。

他不忘揶揄, 就目前而言,任砂政盟如何执着于“ wilayah”的定义和高谈“自主权”不会改变任何事情,砂拉越仍是那13“州”之一。
“我们都明白,唯有通过国会修宪,恢复《建国契约》才能恢复沙巴和砂拉越州的平等地位。”

这一切在过去的60年中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在砂政盟或前砂国阵的治理下,砂拉越的权益日益被剥削已经是不争事实。问题是执政砂拉越近一甲子的砂政府到底是只无牙老虎还是个造王者。

陈国彬强调,希盟执政后已尽了最大努力,在执政的一年内,立即根据1963年签署的《马来西亚协定》的原始内容,对《马来西亚宪法》进行了修正,以恢复沙巴州和砂拉越州的地位。惟,最终遭到那些见不得人好的政客否决以致砂拉越至今还是那13“州”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