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税远不及联邦道路拨款 黄培根:砂政府则得不偿失

968

砂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认为,砂政府若自行收取路税必将亏大,因为砂拉越年均收取路税无法超过联邦拨放的道路维修拨款费用;换言之,砂拉越将会因为自行收取路税将会得不偿失!

他是针对砂人联党主席沈桂贤日前发表砂拉越应当自行收取路税并修路的言论作出回应,黄培根披露,根据他在陆路交通局所得到的资料,2018年砂拉越年均收取的路税只有区区的9千多万令吉,无法超过1亿令吉,同时陆路交通局2018年在诗巫所收取的路税也仅有1千900多万令吉。而联邦政府单是在去年就拨放8亿5千万令吉的大马道路维修拨款(Marris Fund)予砂拉越。

他解释,联邦在道路方面的拨款是透过3个方面进行发放,即联邦道路是直接拨款,砂拉越的联邦道路长达730公里,联邦政府每年都分配2千300万令吉作为修补道路用途;砂政府管辖权限的道路则是透过大马道路维修分配拨款;至于乡区道路则是拨款至乡区发展部去拨放。

“这意味着,砂政府若真的自行收取路税必然会是吃大亏,到最后得不偿失。”

与此同时,黄培根亦针对砂州旅游、艺术及文化部助理部长李景胜指联邦几乎取消所有砂拉越拨款言论作出反驳, 表示联邦在2017和2018年拨放予砂拉越的拨款同为1亿4千900万令吉左右,反而新政府在2019年的财案则足足提升了近1亿令吉,即增至2亿3千900万令吉予砂拉越。

对此黄培根抨击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和砂旅游部助理部长李景胜所发表的上述言论,很明显是蓄意诬赖希盟政府及误导人民,让人民憎恨希盟政府。

他也反问沈桂贤及李景胜究竟是否看懂砂拉越财政预算?或是睁大眼睛欺骗人民?因此,他促请砂政府的正副部长能够在做功课之后才发表言论。

此外他还补充,由砂政府管理的联邦计划,乃需缴付12%的服务税,其中2017年为2千万令吉、2018年9千678万令吉、及2019年是9千600万令吉左右。这也说明了砂拉越确实需要更多的联邦款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