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到新群体免疫标准前 砂不适宜举行州选举

80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促请砂州政府无需在今年内举行砂州选举,而应该全神关注以让砂经济复苏,并确保所有相关政府机构都为复苏做好准备。

陈国彬表示,为实现群体免疫,需要接种疫苗的人数比例会因病毒而异,他举例,麻疹需要达到约 95%的群体免疫,而对于脊髓灰质炎则需要大约 80%的群体免疫。

“就在几天前,在砂拉越,我们勉强超过了针对冠状病毒传播的“群体免疫”所需的最低推荐接种总人口的 70%。”

他直言,这数值是根据病毒的原始版本计算的。很明显,当前的新变种太容易传播了,专家针对最新计算现今要达成群体免疫需提高到了至少 80%。

他补充,科学和数据不会说谎。自今年 6 月初,当马来西亚新的每日感染病例徘徊在 7’000 左右时,专家已经向我国提出警告,我们将在9月达到预计26’000宗确诊。许多人建议,只有全面封锁才能以最小的经济影响遏制冠状病毒的传播。但我国政府并没有按照专家所说的去做,而是继续采取忽近忽松的封锁措施,在 9 月之前,即便检测力度不足,全马依然每天有 20,000 多宗新病例。

“想想仍然无法接种疫苗的儿童,和长期受局部性封锁的企业。政府不应再犯同样的错误。即便想要大选也应至少达到最新的80%免疫值。以确保无法接种疫苗的弱势群体安全,免受疾病侵害至关重要。”

陈国彬指出,现在举行州选举只会分散砂拉越的资源,这些钱可以更好地用于缓解经济复苏。数十亿令吉,可以支付所有上述经济援助。哪怕是砂政府夸下海口的我亲爱的砂拉越援助金,至今仍有许多人没有收到,且困扰在繁琐的申请流程中。

“无论国州政府,在给予民众援助时,应努力简化程序,让人们在这样困难时期得以轻松一些。因学习不均造成的弱势群体的教育差距非常令人担忧,国家政府有什么直接的解决方案?弱势群体在这疫情下所面对的学习差距也让人感到担忧。”

他感叹,令人遗憾的是,有些人不但没有设法让砂拉越人的生活变更轻松,反而唱起了州政府的“选举曲调”。在新冠疫情当下玩弄政治。

“过去一周感染病例下降的唯一原因只能是因为砂当局和马来西亚卫生部自上个月起就拒绝对所有无症状的密切接触者进行检测。 “少检测、少感染”的鸵鸟心态将每个人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但讽刺的是,病例数减少与砂拉越的住院人数却成反比,相互矛盾。”

科学和数据不会撒谎。截至10月20日,砂拉越是继雪兰莪和巴生谷之后位居全马第三高。过去7天住院值增加了16%,加护病房的使用率更是达到81.3%,全国最高。

“政府的存在是为了为人民服务,而不是逆道而行。州选举可以等待,政府不应将自己的利益置于砂拉越人的健康和社会福祉之上。到 2022 年 2 月,我们很容易就能让 80-90% 以上的人接种疫苗,只要政府能够全神注重在进行抗疫,每个人的经济状况都会有所改善。”

陈国彬强调,目前砂拉越紧急状态将于 2022 年 2 月结束,为什么要匆忙在仅差那数个月时间提前选举?这种自欺欺人的策略的主要原因似乎只是为剥夺超过66万新选民的投票权,特别是将2021 年 12 月之后成为首投族的18岁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