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国会问政”基本道理都不懂 凸显陈开参政已久仍毫无长进

663

“国会问政”如此基本的原理也不懂,陈开白做政治几十年,毫无长进。

在西敏寺国会制度下,对于政府部门政策的质问,最直接和有效的方法就是在国会提问。除非像砂州议会一般,没有民主问责文化可言的议会,通常都可得到直接了当的回答。

希盟执政之后,一直奉行透明施政的精神和原则。所以许多有关政府施政的问题,都可在国会得到答案,包括有关白糖入口准证的政策。

作为首长政治秘书,陈开不可能不知道,要获取白糖入口准证的资料,可通过砂政盟(GPS)或人联党的国会议员在国会向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作出正式提问即可,就如古晋区国会议员俞利文的做法。

俞利文在国会向贸消部提呈书面问题,即获得该部的书面回答,并列出11家拿到白糖入口准证的砂拉越公司,所有资料都是透明公开的发布,何来故作神秘或黑箱作业的说法?

令人费解的是,陈开明明知道可以这么做,却故意不做,反而三番四次通过报章胡乱指责,说三道四,居心何在?根本是故意要挑课题,蓄意把白糖入口准证的课题政治化,达致自己的政治议程。

再者,陈开和同僚沈坚石一直对希盟政府的白糖供应开放政策诸多反对和挑剔,背后动机更是令人生疑,是不是别有居心?

沈杰龙
张健仁特别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