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市议会逐家收集垃圾服务都没有 张健仁:列为城市地段是否合理?

170

住家没有市议会逐户收集垃圾的服务,何以将此地列为城市区地段?这是否合理?

砂行动党主席兼国州议员张健仁日前与助理们一行人拜访石角义顺路一地主杨先生,以实地查看及听取他对政府将他原本属于乡区地段规划为城市区地段后,面对地契更新费暴涨25倍的问题及诉求。

张健仁表示,他们一行人在前往杨先生的住处的一路上,该道路窄到只可通行一辆车,如果对面有车同时驶来,其中一辆车必须闪到路边,与对面的车辆缓缓擦车而过,这时,半边轮胎也会身陷草丛中,车体也呈倾斜姿态。

他指出,从义顺路口驶入后,过了排屋区后,原本的双向道就变成了单向道,视觉冲击强烈。不过,放置在路口的瓶颈区(双向道变成单向道)的中型垃圾桶引起了他的注意,于是就带着这个好奇心随车队穿梭在曲折婉婷的乡间小路,一路驶到杨先生的家。

杨先生的家是义顺路的最后一间房子,环顾四周都是茂盛的树林,除了可以辨识的果树,其余的都是丛林及山芭。

张健仁抵达后,与杨先生打招呼并进行了交流。从杨先生的口中他得知,原来放置在路口的中型垃圾桶是他们及附近邻舍丢垃圾的收集处,原因是通往他们家的路太小,垃圾车无法驶入,向市区住宅区那样挨家挨户收集他们的垃圾。

因此,杨先生说,他三天两天都会把垃圾包好,再开半哩路的车到大路边的中型垃圾桶丢垃圾,垃圾车才集中载走,这已成为了他们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日常了。有时居民们丢弃的垃圾量甚多,中型垃圾桶根本不敷装载,大包小包的垃圾堆积如山,一些更是散落满地。

杨先生认为如果住家连最基本的市议会逐户收集垃圾的服务及垃圾桶都没有,而政府却坐在办公室,轻易大笔一划,将他们的地段划入城市区地段,让地主从此支付高涨25倍的地契延长费,这是极度荒谬且非常不公平及不合理的。

“政府若要将乡区地段划为城市区,至少必须先做好基本设施的提升工作,可以容纳两辆车同时行驶的道路,道路两旁应该要有洋灰沟渠,垃圾的服务至少每家都有。可是在石角义顺路,这些设施有吗?都没有!”

他揶揄道,试问住在城市区的居民有谁需要每天驾车半公里去扔垃圾的吗?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因此,张健仁认为,这种基本的服务必须先要完善化,政府才来探讨是否将乡区地段列为城市区的地段,否则就是有名无实的城市化,政府“自己讲自己爽”更以此为藉口向民主榨取昂贵的地契更新费。

张健仁指出,义顺路杨先生的地契将于2038年到期,距今还有15年的时间。由于他跟许多其他地主一样,原本打算在地契即将到期之前才申请更新他的地契,可是,他万万不知的是,政府已于2022年6月,在没有提前通知地主的情况下,通过土地重新划分将大部分乡区地段划为城市区地段,其中石角很多农业地地主受影响很大,杨先生是其中之一。

张健仁表示,鉴于该政策已通过,杨先生又还没更新地契,因此,如果他这时候申请更新他的地契,其更新费将不再是过去的每1英亩200令吉了,而是每英亩5000令吉。

他补充,很多人并不知道政府在2022年6月悄然地在全州展开土地重新划分的政策,直到行动党将此问题曝光在媒体上,许多地主才如梦初醒,被这突如其来政策搞得措手不及,纷纷向他投诉。

张健仁表示,这问题出在不合理和罔顾人民权益的政府政策。行动党会极力争取废除这项不合理的土地政策。

张健仁也指出,在过去十几年,人民都没有面对地契更新的问题。但遗憾的是,最近几年,当人联党赢得越来越多的州议席之后,地契更新的问题又开始浮现了。

2021年11月,人联党州选大胜,随后即在2022年6月通过了这项土地划分,将乡区地段划入城市区地段,强逼地主们多还涨幅25倍的地契更新费,从每一英亩200令吉暴涨至每英亩5000令吉的地契更新费。

如此不合理的政策,人联党不但没有为地主仗义执言,反大力支持。

“这也凸显了,只要人联党在砂盟越强大,人民面对的土地问题就越多,人民的头就越痛!”

张健仁认为,只有当行动党越强大,赢得更多的议席,人民的土地问题就会获得完善处理,包括该党一直在倡导的地契到期自动更新,行动党会不断向政府施压,极力为地主争取,以将这惠民的倡议纳入在土地政策中付诸落实之,以一劳永逸解决地主长期面对的问题。

张健仁举例,早期在2000年初期,当人联党很强盛的时期,许多地主面对地契更新的问题,比如肯雅兰花园及其他很多地区的居民都不能更新地契,即便政府允许地主更新他们的地契,但是更新费却是按照市价的25%来计算,其中排屋一间更新费就大约需要还超过1万令吉左右。当时人联党的领袖还大言不惭的说那是合理的收费。

直到行动党先后于2006年开始赢了6席及2011年赢得12席的时候,张健仁说,在行动党的不断施压和据理力争之后,全部地契都可以更新了,而且排屋的地契更新费也降至1千令吉, 半独立屋更新费为3000令吉,独立屋的地契更新费为6000令吉,让原本高昂的地契更新费降低至人人都能负担得起的收费。

“政策是可以改的,不是政府讲什么就是什么。当人联党势弱时,他们就懂得顾虑到人民的感受,当他们势强时,他们就为所欲为,罔顾民意。”

“难道人民要等到有一次给人联党在州选大败,才能享有交公平的土地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