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民合法年龄降至18岁 俞利文:可消除青年参政的民主进程障碍

43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强调,联邦政府内阁决定将选民合法年龄降至18岁,其实不单是一项表面上的改变,其中重要的用意是在于赋予青年更大的权力,消除人民参政所面对的民主进程障碍。

他指出,首相马哈迪及内阁成员们联同在野党领袖们进行会谈,就修改宪法将选民合法年龄降至18岁及引用自动成为选民系统达成协议。

“当然,这不是一项新鲜课题,它乃希盟的其中一项竞选宣言,同时也是当今希盟政府多年来的斗争。”

他指出,如果将选民投票年龄从21岁降到18岁,最终将不仅有370万新选民被列入我国的选民册,且还增加380万未登记的青年,我国的选民人数将达到1480万人。

他强调,这项修正案最大的受益者不仅是青年,且也涵盖各年龄层的人士,尤其是乡区的人民。

根据统计数据,砂拉越未登记成为选民的合法年龄的人民占全国最高数目;砂拉越有许多乡区人民因为面对种种的阻碍未能前往注册成为选民。所以这意味这大部分的砂拉越人民能够在这修正案中受惠,成为合格选民。

他说,这政策一旦通过,青年及许多乡区人民的投票权益将不会再受‘剥夺’,这将促进及活化马来西亚的民主程序。

“最重要的是,随着现代化和自动化系统的发达,我们的选民名单将能达致更加准确和更新的效果;有助于维持选票系统的完整性。”

“这主要有两个层面: 首先,无纸化系统为不像手写,有利于减少错误; 其次,选民资料主要都是以国民登记局的官方系统为准,可消除已重复及已逝世者依然存在在选民册的记录。”

俞利文强调,当然,要成功推行这项政策并非一朝一夕能达致,仍有许多步骤需要加强执行;包括与国民登记局精密合作及推行自动成为选民制度;且还需包括清理可疑的选民名单,包括那些已经去世或被禁止资格的“选民”。

“再者,通过自动成为选民系统,也将可以节省人力资源,我们可以将这些资源转移到其他更多方面,包括公民教育及鼓励参政个方面;不仅让青年,甚至是所有国民更了解我国民主选举程序及真谛,鼓励更多人参与民主活动。”

“虽然这个过程需要耗上一段时间,但我很高兴希盟政府已经踏出了第一步。“

他说,这措施对希盟而言,其实是是一项政治风险。但他相信,随后只要坚持赋予青年权力的原则,并消除人民参与民主进程的障碍,我们的国家才会有更好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