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科学数据推动民众接种疫苗 政府需在推介疫苗宣导上多用心

86

行动党⺠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指出,随着我国开始辉瑞疫苗的接种,政府也需要在推介疫苗的宣导上更加用心,并且透过可靠的科学数据,消除国人对接种疫苗的疑虑。

周长佑表示,面对新事物,特别是直接注射进入人体内,民众对疫苗会产生疑虑及担忧是正常不过。即使疫苗已上市一段时间,仍有许多国家也是面对同样情况。因此,我国政府必须设法广大推动民众接种疫苗的教育工作。

“我国有3000多万人口,而MySejahtera手机应用程式增设‘接种疫苗’选项的两天后,却只有100万人口登记的比例,实际上是不够乐观的。”

他说,政府必须趁早开始疫苗接种的教育工作,尤其是我国所使用疫苗药制公司的背景,包括疫苗效果及或可能出现的副作用。

这些宣导工作应该由卫生部官开始做起,特别是提供更多有关疫苗的知识及已接种疫苗人士的见证,如公众人物、国家选手、艺人等。

同时,政府也有必要透过各城市设立看板及透过资讯平台和网络管道传达疫苗接种的重要性。

政府应该为疫苗接种的宣传工作增加额外预算,让相关部门可以在这方面发挥作用,并强化国人对疫苗接种的信心,如此才对国家整个的群体免疫效果有所帮助。

另外,政府在疫苗分配及相关资讯方也要透明化的落实,而且必须都是一致的。

他举例,如今在砂拉越的情况是,砂州政府连注册疫苗接种也有自己一套,近来在社交媒体上开始出现省公署有自己的注册疫苗接种的注册表格,而另边厢联邦政府则透过MySejahtera手机应用程序开放予民众注册疫苗接种。

该两种不同管道的疫苗接种注册做法已导致民众混淆,究竟是注册其中一个即可,或是两个都要注册。

“部分民众为自己只注册其中一个感到焦虑,也无法确定自己是对与否,这些有关疫苗接种的程序及细节都应该是砂州政府事先与联邦沟通后才公布,否则只会为大众制造更多混淆及带来不必要疑虑。”

周长佑强调,国人在积极抗疫一年多后,肯定也可以积极参与疫苗接种,惟最终仍是在于政府如何着手处理其工作。若政府一如既往在抗疫上凌乱无序,以及含糊的标准作业程序,这最终将会破坏原本疫苗接种的真正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