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患者不舒服及保护个人隐私 隔离中心床铺之间需增设隔帘

539

丹绒峇都区州议员周政新盼相关单位能为所有隔离与低风险治疗中心内的床位提供隔帘、帐篷或隔离板,据他所知,民都鲁部份非旅馆式的隔离中心都只提供床位,让许多确诊者有种把个人隐私和生活曝露于众的感觉。

据周政新所知,隔离与低风险治疗中心内仅用了隔板将男女病患分开,但如此开放式和所有人24小时生活一起,已让确诊者感觉不舒服,并希望当局可以增设隔帘、帐篷,或每张床之间添上隔离板,让患者有妥当的休息空间。

“更何况确诊者的年龄层不同,将年幼老少集中在一处并不理想。确诊者到了隔离与低风险治疗中心,应该要拥有舒适的空间隔离休养,若是没有隔帘或帐篷将床位隔开,他们大喇喇躺在床上必定倍感压力,除了面对隐私问题,也会影响康复。”

他说,虽然国家正处在进步和发展的轨道上,但同性和异性之间仍然趋向保守,如今还要面对与许多陌生的同性生活在一起,难免有所担忧和尴尬。

“一些确诊者在隔离与低风险治疗中心住上14天,除了与外界隔离,该处也没有完善的隔离设施和空间,对他们的身心灵造成双重冲击。”

让人感到遗憾的是,新冠肺炎已超过一年了,可是砂政盟政府仍然无法提供许多基本的医疗设施和资源,纵使一个简单的隔帘、帐篷或隔离板也没有办法供应。”

周政新表示,砂拉越人口不到300万,但却拥有几百亿令吉的储备金,很早就可以预算到和落实对抗疫情的医疗需求,无须沦落到今天这样少东缺西的地步,让民众受苦。

“又或砂政盟政府对疫情已无心应战,对确诊人士的环境和需求也无动于衷,以轻率态度应付,然而,确诊者沉浸在如此的治疗与隔离环境,当局却置之不理。”

针对此,他呼吁有关当局别再对民众所面对的问题视而不见,应该火速的为确诊病患提供基本的个人隔帘、帐篷或隔离板,让他们在隔离期间可以好好休养,尽快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