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砂政盟在砂拉越一党独霸 杨薇讳:砂民应力阻GPS赢取82州议席的野心

192

全砂人民应全力阻止砂政盟GPS“赢取82个州议席”的超大野心政治议程,以避免砂拉越在一党独霸的情况下,陷入更糟糕的困境!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指出,因GPS(砂国阵)一党专政长达58年,砂拉越在今天已成为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之一,基本设施远落后马來半岛。
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等天然资源被掠夺,以及砂拉越从1976年起,由邦降为13州之一等出卖权益的事,也都是在GPS支持下进行。

同时,GPS更利用手中绝对的权力,公开推行压榨砂拉越子民利益的政策,砂日光(CMS)垄断全砂洋灰市场,即是典型的例子。

在GPS的保护网之下,日光生产的洋灰价格较西马及外国进口的洋灰更昂贵,在很大程度上推高了本地房屋的售价,迫使平民百姓必须花费更多的血汗钱来购买这一生中唯一的屋子,背负更沉重的房贷。

近期更因着洋灰供应出现短缺的问题,不仅拖慢了泛婆大道工程的进度,使往來的民众继续承担巨大的风险,建筑业也遭受冲击,大小工程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來完成,使成本不断的叠加。

另外,在GPS一党独大的情形之下,砂拉越公务员雇佣的种族比率已经严重失衡,且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完全无法反映砂拉越的种族架构。尤其是部门的主要职位,包括常务秘书等,超过70%都是由单一的种族所掌控,且局势日趋严苛。

“这种情况必须即刻加以制止及纠正,不然一些民族,特别是华人的权利,必然会在种族情绪的影响之下日益被削弱,而论为第三等公民。”

她强调,GPS在逾半个世纪漫长的岁月里为所欲为,无视砂拉越子民的权益,即是长久以来掌握了超过三分之二州议席,在野党声音微弱所致。

“在以往的州议会当中,人民已见证了GPS的傲慢、践踏民主的霸道作风,频频禁止在野党议员发言、关唛等仅属小儿科而已,动辄驱逐更是司空见惯的事。有关情形比巫统在国会中的做法更为糟糕,这是一党专政独有的畸形政治,容不得人民异议的声音。”

“倘若首长阿邦佐的政治宏图霸业得以实现,横扫82个州议席,州议会将彻底变成一言堂,届时砂拉越与世界上其它专制独裁的国家并没有两样。”

杨薇讳指出,阿邦佐有关“我们一起以一种声音、一种旋律和一首歌前进”的谈话,已将他的政治野心曝露无遗。GPS要的只是绝对的权力,绝对的声音,而不是以民为本的政策。

事实上,GPS在尚未取下砂拉越全部议席的当儿,就已经横行霸道,罔顾砂拉越人民的权益,这包括公然联合巫统等反对修宪恢复砂拉越建国契约中的地位,以及联同土团党、巫统等篡夺民选政府,开启了伊斯兰党进入联邦政府权力核心的“方便之门”。

杨薇讳表示,一旦在野党的声音在州议会中完全消失,可以预见的是,砂拉越人民将面对更多灾难性的后果。

在今天,我们看到了以宗教极端见称的伊斯兰党,迅速的将其控制的州属宗教化,同时联手巫统策划推行了禁酒令,这些践踏宪法中世俗地位的政策和行动,几乎都在GPS与伊斯兰党等共同组织联邦政府后展开并推行。

而土团党再挑“关闭多源流学校”的课题,以及关丹华小华文校名被消失的事件,明显是冲着华教而來,这些课题一旦延烧,包括砂拉越在内的全国华小将难以幸免。同样的,GPS再次放任这些极端盟友的胡作妄为,无视砂拉越人民的感受。

“我们甚为担忧,一旦伊斯兰党的极端宗教议程与巫统及土团党的极端教育政策透过联邦政府入侵砂拉越,GPS届时会挺身而出捍卫广大人民的权益吗?抑或只顾着本身的利益?”

杨薇讳说,由GPS过去的斑斑劣迹,这不是“狼来了”那么简单,因为无论是早期1974年的石油发展法令或两年多前的复邦修宪等,GPS从未以砂拉越人民的利益与权利作为考量。

“绝对的权力,带來绝对的腐败,在过去58年以来,广大的砂拉越人民已经见证了GPS导演了一齣又一齣违背民意的政治把戏,让砂拉越的权利一再的被削弱,类似出卖权益的再也不能容许发生了。”

杨薇讳呼吁所有热爱砂拉越的子民,采取果敢的行动,阻遏GPS及阿邦佐一党独霸的议程,捍卫砂拉越的民主政治,并制衡GPS盟友的极端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