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成为砂拉越捍卫者 阿邦佐聪明反被聪明误

1344

阿邦佐聪明反被聪明误!他错过了变成砂拉越捍卫者的历史人物及为砂拉越索回成立马来西亚宪法的地位。

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发表文告指出,这次修宪的因果就是因为国阵在1976年修宪把砂拉越贬为13州之一,也是因为砂拉越本土政党如人联党,土保党等造成的。

他说,1963年的宪法是砂拉越、沙巴、新加坡及马来半岛参组马来西亚时,由先辈们达成的协议,它拟定大家在宪法的地位代表了马来西亚的精神。

可是在国阵的霸权下,砂拉越及沙巴的领袖只能乖乖地听话在国会通过修宪把砂拉越及沙巴贬为13州之一而不是原有的平等伙伴的地位。

事过40多年,国家终于迎来第一次改朝换代,希盟上台后才看到联邦政府愿意恢复砂拉越与沙巴原本的地位,是如何难得的大事。

可是砂拉越政盟(GPS)为了政权怕失去了他们唯一能够与希盟抗拒的“本钱”,就是抛出只有砂拉越本土政党可以拥护砂拉越权益及联邦如何的打压砂拉越。

黄培根指出,GPS在去年大选国阵失去联邦政权后就知道,如果不退出国阵他们将很难面对接下来的州选。他们虽退出国阵但也只是换汤不换药的接纳所有的砂国阵政党,就连在州内阁也保有所有在509前的阵容。他们以为这样就能洗脱他们与国阵一起狼狈为奸的历史背景?

“过去43年,这些砂拉越国阵的领袖为什么静静的不敢争取回1963年的地位?为什么现在希盟上台后他们就说联邦政府打压砂拉越?为什么砂拉越那么多的联邦内阁成员以前都不知道砂拉越的权益被侵蚀?”

最滑稽的是,现在人联党的领袖对过去他们出卖砂拉越权益的事情,更以 “当时我们还不在” 或 “以前我们来不及参与,现在我们绝对奉陪到底” 等云云的推辞。

历史清楚记载着,1976年砂拉越政坛是反对党真空的时期,第三位首相敦拉扎把所有的砂拉越政党收录进入国阵成立了砂拉越国阵。

砂拉越本土政党把砂拉越贬为13州之一,也把砂拉越的石油天然气的拥有权以区区5%的开采税完全的出卖给国家石油公司。那是砂拉越所谓的本土政党,包括人联党、土保党的历史背景,他们永远洗不清的政治包袱。

至于砂拉越行动党那时候还没成立,行动党是在1978年才进入砂拉越,是因为那时候一批有见识的砂拉越人认为砂拉越不能没有反对党。可是人联党竟然还有嘴脸告诉砂拉越人民行动党出卖了砂拉越?

黄培根强调,这次修宪是砂拉越及沙巴子民的意愿,也是希盟的竞选承诺。希盟政府在上台不到一年就在国会提呈修改宪法第1(2)条文以回复砂拉越及沙巴在1963年宪法里的地位,也符合马来西亚成立时候的精神。

“沙巴政府全力支持修宪,可是砂拉越的GPS却万般的阻止,开始是修宪的字眼没有符合以前1963年的内容。”

砂拉越希盟国会议员针对字眼跟联邦掌管法律的部长开会交流要求修宪就必须跟从1963年的宪法的原本字眼,并得到首相的点头同意。而首相在国会提呈了修宪的第二读,他说修宪是砂拉越沙巴人民的愿望,它也符合1963马来西亚精神。

在辩论环节中,黄培根与其他领袖在现场观摩砂拉越GPS国会议员反对修宪,他们根本不能拿出任何合情合理的理由,他们把别的宪法条文拉进去。有着甚至把2012的领土海域法令也拉扯进入辩论,真的够精彩却忘记那是他们在纳吉时期同意通过的,为什么现在却反对?

砂拉越希盟认为砂拉越要拿回更多的权益,而这个修宪只是第一步而已,拿回在宪法的地位成是让砂拉越接下来以名正言顺地位的与联邦谈判砂拉越要的权益。

为了狭窄政治野心宁愿牺牲砂拉越的权益,正是砂拉越GPS政府在修宪投票时候的表现,砂拉越人民谴责他们的所作所为,因为他们以前出卖了砂拉越,这次又再次的出卖了砂拉越。

无论如何,历史将会记载阿邦佐领导的GPS反对拿回砂拉越在1963年的地位,同时,历史也会记载这是GPS第二次的出卖了砂拉越及砂拉越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