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邦佐认同希盟修宪诚意 证明问题不出在联邦身上

1535

丹绒巴都区州议员周政新于2019年4月30日在砂州议会参与修改联邦宪法动议的辩论内容:

我对希盟政府在国会提呈的恢复东西马平等地位的修宪失败感到失望,这是在今年4月9日,我国新政府在国会提呈如1963年原文的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为争取东马主权铺路。

国会在对这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正进行投票时的结果就是我们今天所知道的,因为少了10票而无法达到必须3分2的门槛,我们看见GPS是弃权,首长阿邦佐哈里过后说首相敦马是有诚意要修宪,这句话直接证明了问题不是在联邦政府的身上。

这很明显是大马立国以来的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重要修宪,更是砂拉越人所引颈长盼,可是砂政盟这回是以弃权当作所谓捍卫砂权益的行动。

GPS这个阵营弃权是不是真的象他们不断挂在嘴边,口口声声只为了为砂人的权益,还是为了保住自己在来届州选举的政权?我们知道最多2年后将迎来第12届砂拉越州选,猜想他们为了顾全政权大局,所以放弃这次对我们砂沙有利的联邦修宪。因此,我希望砂拉越人自己也可以好好的想一想,做出判断。

我国修宪须要3分2的国会议员赞同,就是222名国会议员中,至少要有148名成员支持,但我们这次的休宪不能得到三分二国会议员们的支持,仅以10票之差让这修正案不能在国会通过,。

我们看看当天支持修宪的我国国会议员有138人,没有人反对,可是有59人不投票,当然砂拉越政盟的19名国会议员都没有投票,他们是表明弃权。

1963年砂拉越与沙巴各以一个独立的领土身份,参组马来西亚以来,这东马两邦一路来都明显的被国阵前朝政府所忽略,许多地方上的发展还是非常落后,都没有被执政多年的政府照顾。

东马的地位在1976年开始被贬低,当时国阵政府牢牢掌控砂政权,而当时砂拉越的反对党处于弱势的情况,让国阵通过当年的修宪将三邦降格为13分之1的州属,之后就不断有恢复砂沙同等地位的声音,这更是东马人长期以来的关注及要求。

马来西亚原本是马来亚联邦及砂沙共三邦平等伙伴共组,可是在1976年休宪后这个局面彻底的改变,两邦的地位与待遇变成与西马的11个州相同,原本是三邦的“三足鼎立”,经过当年修宪后成为“十三足鼎立”,砂拉越3分1的大足顿时变成13分小足之一,过后就有许多多砂不利的法令,例如领海、石油开采法令相继的在国会通过。

虽然砂拉越地势广阔,与马来亚联邦面积相似,资源非常丰富,可是如今却成为最贫穷州属之一,这是事实,也让我们非常心疼。

东马在1976年成为州后,砂拉越人民的不满情绪其实是不断的在膨涨,过去反对党真空的砂州,也慢慢的获得选民的信任,赢得过往难以获得的国州议席,可是与国阵,或是现在砂政盟在砂所拥有的议席相比仍然难以匹敌。

我们知道过往国阵执政时期,土保党为首和带领的砂政府靠着不公平的选区划分,例如城市选区一个议席就有5万人,内陆乡下不到5000人也可以成为一个议席,这是乡区与市区选民人数结构悬殊的局面,他们就是以少数人支持的手段和方法不断获得执政权。

我们也看见砂拉越州政府这么久以来,不断的利用乡区相对的资讯缺乏,还有为乡区发展的口号欺哄乡区人民,可是这数十年后许多内陆地区还是没有水没有电,更不要说什么经济发展。

我们知道砂政盟过去和现在就是砂拉越的执政党,可是这个阵营当了砂政府这么久却不务正业,只是想着自己的钱包,为自己怎样累积更多的财富着想,也对砂拉越的落后假装看不见,更不用说有心恢复砂拉越大马建国的地位,他们现在非常害怕我们新政府做得好,因此不断的破坏希盟政府的政策。

我们砂拉越行动党虽然是州的反对党,可是我们早早已经发现人民要恢复同等伙伴的想法,这个想法和声音是越来越多和越来越大,所以在2010年在“民都鲁宣言”首先提出具体的迈向同等伙伴,这个也得到更广大人民的接受。

那时的首长就是已故阿德南见势不妙,即刻也响应同样打出争取砂人权益的口号,他也表明要恢复砂拉越参组大马原有的地位,不多也不少。 ”

这个口号的确是砂拉越人喜欢的,这个口号也让砂国阵在2016年的州选举大胜。随着阿德南的逝世,现在由阿邦佐哈里担任新首长,他现在也说延续这个注重砂拉越权益的口号,他也是为了他自己第一次领军砂国阵应对第14届全国大选,他的阵营在509大选中在砂31个国会议席中赢得其中19个。

希盟成功促成首次的政党轮替,砂国阵赶快变身为砂政盟成为国会的反对党,希盟政府为了实践2018年的竞选承诺,恢复东西马同等伙伴地位,并修宪归权,当然最终的结果让砂人大跌眼镜,口口声声主打砂权益的砂政盟,在这重要的关头弃权,所行的跟所说的不同调,让恢复东西马同等伙伴机会胎死腹中,这就是名符其实的欺骗砂拉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