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者暴光在民众眼底 居家隔离追踪腕带作用存疑

627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由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为返砂者提供居家隔离时使用的数码健康追踪手腕带实际上存在着很多疑问,不仅是手腕带的追踪效用,甚至州政府在采购该手腕带的成本费用等。

针对有民众举报受监视者(PUS)在居家隔离期间外出,这种不负责任行为将增加大众的感染风险,此情况确实令人担忧。

“被监视者甚至还带着手腕带,或者将手腕带剪掉取下外出,以躲过当局追踪。由此可见,手腕带所显示的数据将是不准确且有误差。”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根据有关手腕带说明书,受监视者必须分别在每天早上8时和晚上8时扫描手腕带上的二维码以追踪位置,并在完成14天隔离后自行将手腕带剪掉取下。

因此,俞利文提出了下列疑问:

(1)健康追踪手腕带是否具有实时追踪功能,即隔离者无论身在何处当局都能全天候24小时追踪到手腕带的位置,还是说他们只需每天早上8时和晚上8时例行登录即可?

(2)如果隔离者在早上8时扫描二维码登录,然后外出堂食,并在晚上8时在家再次登录。试问当局在这间中的时间是否可以追踪隔离者的所在位置?

(3)如果手腕带具有追踪功能,隔离者在跨出隔离范围时为何没有向当局发出警示呢?

(4)由于受监控者在结束隔离期后可自行取下手腕带,那么当局是否有任何安全机制以防止他们在隔离期间将追踪手腕带取下?毕竟可自行取下的便利是可以让他们带来各种处理手腕带的方式。

从不同的案例中,也发现到隔离者可以在取下手腕带后外出,因此他并不认为手腕带正如当局宣传那样具有一定的追踪功能,或者仅是为了“吓唬”他们遵守隔离条例。

据他了解,很大部分还是要取决于受监视者本身对社会的责任,若追踪手腕带无法做到如同宣传那样的效果,那为何还需要手腕带呢?

(5)另一最大疑问是,由于涉及到公币,因此大众有必要知道砂州政府花了多少钱在追踪手腕带上?

既然如此,州政府何不采用其他方法,例如在台湾或中国部分地区所使用的手机定位来进行追踪方式,反而坚持使用功能有限的手腕带。

“虽然个人隐私也很重要,但因为是在公共卫生管制期间,这些特殊情况应被例外。”

俞利文认为,这些都是需要被解决和做出解释的重要问题,特别是涉及公共健康与安全,甚至公币等事宜。

他强调,政府采用的手腕带追踪系统一旦出现不足之处应立即得到适当解决,尚若手腕带无法发挥其真正作用,这就等同于浪费公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