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培根:砂拉越财政不是如政府所唱的那样好

112

柏拉旺区州议员黄培根对于2020年砂拉越财政预算案表示质疑并对砂拉越的理财方式感到担忧。他指,在财政预算案里的发展支出一共是65亿9700万令吉,但首长声称砂拉越共有价值170亿令吉的发展项目。

“为什么项目的开销竟然可以超过总预算案开支的两倍以上?”

他在参与2020年砂州财政预算案辩论时表示,砂拉越州政府一直都在以300亿令吉,庞大的州储备金而自满,砂拉越首长更屡次对外宣扬砂拉越不需要联邦政府的援助也能自行发展。然而,州政府在2019和2020这两年的财政预算案中却严重的仰赖石油产品的销售税,而这个销售税在2019年和2020年的估计分别是38亿9000万令吉和28亿8000万令吉,共67亿7000万令吉。

“砂州政府在花还没赚到的钱风险很大,州政府如此铤而走险的做法是不明智且不负责任的。俗话说鸡蛋没孵化之前先别急着数小鸡,但是现在州政府不止是数鸡,他们甚至已经开始在卖这些还没孵出来的鸡了。”

他指出,在2017年砂拉越的储备金有约300亿令吉而在2018年储备金跌至270亿令吉,足足少了30亿令吉。他指如果砂拉越无法征收到销售税,在2020年砂拉越储备金可能会为了弥补这两年没收到的销售税而爆跌至203亿令吉。如果这样的话,砂拉越的储备金将在短短的3年之内就少了约30%.

黄培根担忧,若砂拉越州政府一意孤行要继续以未能征收到的收入来维持预算案的话,砂拉越的储备金将会在短短的6年内就会被不当的花光。这也表示了联邦财政部长林冠英所提到的“砂拉越破产论”也不是天方夜谭。

此外,他也对营运支出的暴增感到担忧。目前砂拉越的营运支出已从2015年的18亿6000万令吉增加到2020年的32亿9400万令吉,在短短5年内就增加了77%。

“我们必须有效的控制我们的营运支出才能确保有更多的预算可以用在发展上,而其中一个营运支出的暴增的原因就是因为首长办公室的员工数量增加了33%。这些还不包括首长个人钟爱的智能轨道快运系统(ART)或轻快铁(LRT)计划。若启动,这些计划也预计耗资50亿至100亿令吉的储备金”

对此黄培根呼吁砂拉越首长兼财长阿邦佐哈里停止胡乱挥霍并做好砂拉越的规划和理财。

“我们现在可以看到阿邦佐现在可说是挥金如土,虽然我们都知道他们在担心在下次的选举中失权,但是他必须停止他现在不明智的挥霍,这种不负责任和不考虑后果的理财方式将使砂拉越无法朝向正确的方向发展”

黄培根在辩论当中也批评了砂拉越首长有意使用表外融资(off-balance sheet)的方式来获取发展资金的做法。在11月4号,首长提出了一个“额外的融资模式”,并提到砂拉越政府有意使用砂拉越发展银行(DBOS)所提供的资金作为额外的发展资金。

“这就和马来西亚前首相纳吉在1MDB和SRC International中所使用的方法是一样的。如果州政府继续使用表外融资,并以此掩盖可以的债务,我们担心这将演变成另一个1M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