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静悄悄打开缺口 人联选择失忆只字不提 希盟符顺民意 教育规定不书写也不用考

897

砂希盟主席张健仁文告:

在处理爪夷文课题上,希盟政府比之前的国阵政府更透明、更民主、也更符顺民意。

砂拉越希盟主席张健仁提出3点佐证以上立场。

第一,华小国语课本出现爪夷文字母,是自2015年就有了。当时人联党却连提都不提。

整套爪夷文有37个字母,就像罗马字母有26个字母(a, b, c, d, . . . z)。自2015年开始,华小5年级的国语课本就出现整套37个爪夷文字母。如今华小4年级国语课本的3页,只有14个不同的爪夷文字母。

无论是过去的37个爪夷文字母,或是现今的14个爪夷文字母,都不是什么“华小变质的缺口”。但是,若人联党硬要把它说成是“打开华小变质的缺口”,这“缺口”早在2015年就已经被国阵打开了,而且是静悄悄的“打开”。

如今,希盟是在把已经被打开的“缺口”关小一点。

第二,当2015年爪夷文字母开始出现在华小国语课本时,家长、教师或校董没有任何权力决定教或不教。换言之,既然是在课本里,老师们就必须教,教的范围更包括书写。这是国阵的政策。

如今,希盟的政策是交由家长教师协会决定要不要教那含有爪夷文字体的3页。而这政策也有教育部明文规定,即把决定权交给家长。若那间小学没有家教协会,则由董事部决定。而且,即便家长或校董决定“要教”,其所谓“教”的方式只是老师讲明那几个爪夷字是什么意思,学生不必学写。

第三,当2015年爪夷文字体开始出现在华小国语课本时,当时的教育部并没有指明“不会考”。这些爪夷字会否出现在小六UPSR考试题目内,则是由国家考试局决定。

如今,希盟政府的教育部明文规定,无论老师教或不教,那三页的爪夷文字体都“不测试,不考试”。

以上三点突显希盟和国阵的大区别。若今天还是国阵执政,那整套37个爪夷文字母还会继续存在,而国家考试局何时会把其列入考试题目,那还是未知数。

但,就是因为换了政府,如今才有:
1. 家长/董事部决定的选择权力;
2. 即便家长/校董决定要教,则教育部明文规定不必书写;
3. 教育部也明文规定,不会考。

这也是希盟和国阵政府最大的差别。希盟政府是一个更透明,更民主,以及愿意聆听

人民诉求而做出调整的政府。而国阵则是一个巫统一党专政的政府。

张健仁
民主行动党砂州主席